目前位置:首頁>最新訊息

 

全文檢索
進階選項
   
news
 

 

  訂閱/取消   
  瀏覽前期


  2011/8/1 printer 友善列印mail 寄給朋友
 

邱和順案23年死刑定讞 案情爭點大補帖 

1987年12月21日,當時年僅十歲的新竹市東門國小學童陸正,在補習班下課後失蹤,陸家於稍後接獲多通歹徒勒贖電話要求贖金,但陸家在交付贖金後迄今仍不見陸正平安歸來。當時本案震驚社會,陸家並透過媒體發佈巨額懸賞,新竹市警察局全力追查兇手。

事隔9個多月後,台北市警局刑警大隊接獲秘密證人檢舉,逮補邱和順等被告共有12人,宣布偵破本案;除陸正案外,邱和順等人同時被指控在1987年11月間另外犯下苗栗縣女保險業務員柯洪玉蘭分屍案。移送新竹地檢署後,檢察官將二案合併起訴,在同一程序中審理。

檢察官對邱和順等人的指控是建立自白上,沒有直接的物證。被告等人也一直喊冤,聲稱是在刑求逼供下,才不得不承認犯案。監察院當時由王清峰委員(現任法務部長)調查本案,在親自聆聽一百多卷錄音帶後,找出警方刑求邱和順等被告的錄音,並發現一具疑似是陸正的男童屍體,但由於檢察官草率處理,最後下落不明。1994年監察院決議彈劾陸正案相關檢警人員,並有數名警察因此被判刑確定。

雖然證明有刑求,又欠缺直接證據,法院還是認為,警察詢問被告長達十餘天,但有錄音到刑求的時間僅有一天,因此只排除一天的自白,其他時間的自白還是認定得為證據。

2011年5月12日,台灣高等法院刑事合議庭審判長周盈文、受命法官詹駿鴻、陪席林海祥就98年度矚上重更(十一)字第7號邱和順等涉嫌強盜案,判決被告邱和順有罪並處以極刑、被告林坤明有期徒刑17年、被告吳淑貞有期徒期10年。

律師團隨即於6月3日提出上訴。未料,最高法院竟在2011年7月28日快速駁回上訴,宣佈定讞。對此,司改會表示不滿,認為這是草率速斷。本案疑點如此之多,卻無人聞問。我們整理了近期的資料,幫助社會大眾快速了解本案。(以下整理將持續更新)

民間司改會2011年8月1日 敬啟
 

 
邱和順案律師團暨司改會新聞稿:不願面對的刑求真相(含偵訊錄音、錄影)2011/8/11
 
本件判決完全是以被告等人之自白為依據,但是被告等人於偵查階段曾遭辦案警員先後飽以老拳、逼灌辣椒水等不正方式刑求取供,已有偵訊錄音、錄影可證(參照附檔),並經監察院調查後加以糾正,參與刑求之警員亦遭法院判決有罪確定!但也因被告等人所述自始與客觀證據資料不相符合,反而暴露被告們確實對於真實案情無知,不可能犯下本案。(全文請點此
 

 
邱和順死刑定讞 司改會聲明稿:「速審法」殺了邱和順! 2011/7/28
  
最高法院以罕見的審理速度迅速審結死刑案件,顯然係受到《刑事妥速審判法》羈押上限8年的規定將在明年5月生效施行的影響,惟恐無法及早審結即應釋放被告。然而,「速審法」應是要保障被告迅速受審的權利,如今卻成法院迅速判處邱和順死刑的壓力來源,若說是「速審法」殺了邱和順,亦不為過。 (全文請點此
 

 
司法正義:邱和順案23年-更11審宣判前夕座談會 2011/5/5
 
 周漢威律師主講(周漢威律師的投影片請點此下載
  • 陸正案及柯洪玉蘭案的案情簡介。
  • 歷審判決的問題,鐵證如山嗎?刑求錄音,律師團在本審請求勘驗錄音帶。
  • 柯洪玉蘭案的案發現場證據有哪些,以及所謂的「柯女被擄走」之後還有目擊者看見柯女騎機車路過,以及聲紋圖譜鑑定報告的程序瑕疵等問題。
 尤伯祥律師主講 尤伯祥律師的投影片請點此下載
  • 補充說明柯洪玉蘭案的案情細節
  • 楊日松法醫出庭作證,闡明柯女遇害過程與被告自白有顯著不同
  • 自白瑕疵、歹徒勒贖錄音母帶下落不明、錄音比對以聆聽法、聲紋鑑定報告以剪貼方式比對等程序瑕疵。
 座談會全程請點此觀看(含現場播放刑求錄音
 

 
司法改革雜誌第84期【封面故事】:重新認識邱和順案-冤錯假案 為何一再重演?2011/6/30
 

冤死的江國慶,在最近已成為家喻戶曉的人物,他是司法顢頇之下活生生的祭品,也是血淋淋的見證。但是,邱和順是何許人也?大概沒有幾個人知道;但是說起陸正綁架案,又會喚起人們塵封的記憶。邱和順就是被認為犯下陸正撕票案的「強盜集團」的主嫌,另外一件女保險業務員柯洪玉蘭分屍案,也被認為是他做的。然而,邱和順極有可能是另外一個江國慶!(閱讀全文
 
 
邱和順會涉入陸正案,原因在於羅濟勳的告密。但羅濟勳事後澄清,當初他去告發的是林萬枝案,沒想到最後被台北市刑警大隊幹員株連蔓引。如今證實,邱和順等人有關陸正案的自白,包括擄人情節、開車動線、行兇地點…等,其實都是改編自林萬枝案的情節。因為這才是邱和順等人共同的經驗,至於殺害陸正則是純屬虛構。 (閱讀全文
 
 邱和順回憶錄/金佳儀
 
5月17日收到和順給我的第一封信,讓我很感動於他的誠意,那段話是這樣寫的:「我在這些年來,不曾親自提筆,都是打完稿再請友人代為寫信(從這封信會開始親自寫信)」接著,每隔1到2天,我就會收到和順的信件,在第19封回憶錄裡,和順寫到「我在5月15日收到金小姐的來信,交代要寫回憶錄時,當天晚上確實考慮了很久,畢竟我是一位放牛班的第4屆國中畢業生,若是要寫出回憶錄,對我來說實在太艱難了;但又想到各位朋友對我遭受的冤屈在關心時,所以就下定決心要寫回憶錄了;在2天要完成一封信,偏偏時常寫錯而又要重新寫……真是忙得焦頭爛額,竟然是比我想像中不知還要苦多少倍哩……幾乎有點都想要放棄了,雖然我不知道能否產生多大的效果?但是我已經很用心盡全力了。」從和順的描述中,真的可以想像到他的辛苦;這期間,只要去看守所見他,每次他都會一邊抓著頭,一邊不好意思地跟我說:「金小姐,我的腦袋都快爆炸了,因為要想那個回憶錄,實在是太多了。」(閱讀全文
 
「…勒贖電話之錄音母帶已於監察院調查本案警員刑求時,於刑事警察局及監察院間公文往返逸失,惟該證物之逸失係承辦單位保存不力所致,該逸失之不利益,不應由被害人陸正之家屬承擔…」(引自邱和順案更十一審判決書),這段文字是筆者認為在邱和順案中最有趣的一段文字。
 
法院所謂承辦機關保存不利的效果不能由被害人承擔的說理,看起來似乎言之成理,但是令筆者不解的是,國家保管不利所造成的結果,雖然確實不應由被害人來承擔,但難道就應該由被告邱和順等人來承擔嗎?法院的結論似乎是肯定的,不能讓被害人承擔國家的過錯,所以應該由被告邱和順等人來承擔,而承擔國家過錯的下場是─死刑。(閱讀全文
 
 
本案迄今更十一審,為台灣司法史上被告遭羈押最久之案件,倘若確如控方所指被告等人罪證確鑿,何以案件始終來回擺盪於二、三審之間,歷時二十三年無法定讞?可見最高法院對於被告是否即為犯案之人,始終存有許多疑義。多達288份之偵查自白筆錄,互相矛盾、漏洞百出,若謂被告等人確實參與犯罪,在製作288份自白筆錄後,竟仍無法說出一個合理、完整而有客觀證據支持的犯罪情節,其誰能信?可見真相只有一個,即被告等人自始至終均未犯下本案!(閱讀全文
 

 
司法改革雜誌第72期【行動記實】2009/6/26
大部分被告在偵查中都被羈押、禁見長達4個月,甚至更久。有很明確的證據證明,當時的自白是刑求取得的。雖然在那麼多捲錄音帶中,直接被聽到有刑求的只有一捲,但是以那一捲中刑求的慘烈程度,可以推想,在其他的偵訊中,被告的自由意志事實上也是不存在的。在這種情況底下所做的筆錄,怎麼能夠相信?事實上,其中的內容也是顛顛倒倒,非常多矛盾。在將近上百份的筆錄中,對於案情的描述起碼有十幾種不同的版本,而這十幾種不同的版本,又都跟這個案子中可被客觀確認的事實有出入。(閱讀全文
 

 
司法改革雜誌第75期【司改筆記】2010/1/31
 
 
邱和順是一般稱為「陸正案」的被告。他被控在民國76年間,連續犯下女保險業務員分屍案,以及陸正綁架撕票案。本案從發生至今已邁入第23年,審判期間卻長達21年,這樣真的合理嗎?甚至,合法嗎?為此,民間司改會特別邀請李佳玟、林鈺雄及楊雲驊三位教授針對本案撰寫人權觀察報告,研究本案的法理問題。
 
李佳玟教授對於法院審酌本案有關共同被告自白及補強證據的部分提出質疑。李教授比對歷審判決,發現法院認定犯罪事實有下列特性:(1)多名被告的自白,包括犯罪動機、犯罪過程、涉案者身分及共同被告間責任分配等,均以自白為認定。(2)非自白的證據很少,甚至有些非自白證據的意義必須仰賴自白,該證據本身無法獨立證明被告之犯罪。(3)若因刑求等理由排除被告自白,則依附在自白上之非自白證據將一併失去意義,剩下的證據對於是否能將被告定罪將會有疑問,因此本案歷審之法庭攻防,重點都在被告自白的真實性上。(閱讀全文
 

 
 
《台灣法學雜誌-邱和順案人權觀察報告2010/7/13
 
《邱和順案人權觀察報告》由成大法律系李佳玟老師副教授、政大法學院楊雲驊副教授、台大法學院林鈺雄副教授共同撰述,全文刊登於〈台灣法學雜誌〉第154期,2010年6月15日出版,頁43-117。
 
本案是台灣司法史上羈押為期最長的未決案件。這些被告自1988年9月陸續被捕時起即遭到羈押,至更十審開始時,尚有邱和順、林坤明、吳淑貞及吳金衡等四名被告受審,其中邱和順及林坤明仍在押,迄今已被羈押逾21年,吳金衡則於更十審終結前死亡,終究未能完成訴訟。其餘八名共犯則在更十審前,分別、先後被判10年至16年不等的有期徒刑。由於所判刑期已接近判決當時累計在押期間,他們乃放棄上訴,以換取早日獲釋(依台灣的法律,羈押期間可折抵刑期)。但他們在放棄上訴的書狀上均聲明自己清白,是不堪長期訟累才放棄訴訟,而出獄後他們仍喊冤至今,並在日後以證人身份到庭作證時,堅稱無辜。(閱讀全文
 

 

 


 
 
財團法人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
Judicial Reform Foundation
會  址ADD:104-56 台北市中山區松江路90巷3號7樓
       Fl.7, No.3, Lane 90, Song-Chiang Rd., Taipei City 10456, Taiwan
會務洽詢TEL:+886-2-2523-1178
 傳真 FAX:+886-2-2531-9373
會務洽詢Email:contact@jrf.org.tw

案件申訴TEL:+886-2-2542-1958(週一~週五 14:00~17:30,來會須先電話預約)
案件申訴Email:case@jrf.org.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