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首頁>最新訊息

 

全文檢索
進階選項
   
news
 

 

  訂閱/取消   
  瀏覽前期


  2013/9/15 printer 友善列印mail 寄給朋友
 

「你沒做,為何要認罪?」
~《冤罪:一個冤案被告對警察、檢察官和法官的控訴》座談會
9/15(日)15:00@金石堂汀洲店暢談「冤案」始末

活動實況錄影(另開視窗)。

時  間│2013年9月15日(日)15:00~16:30
地  點│金石堂汀州店站前廣場(台北市中正區汀州路3段184號)

主  持│林峰正/民間司改會執行長,律師
與  談│蘇建和/蘇建和案「被告」
     (「被告」是壞人嗎?-冤罪當事人談刑求逼供)
     羅秉成/冤獄平反協會理事長,蘇建和案義務辯護律師團
     (冤案的方程式-防錯機制為什麼失靈)
     吳豪人/輔仁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
     (冤案的共同結構-從台灣的蘇案及日本的足利事件談冤案的成因)

主辦單位│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台灣角川書店
 

 
「冤案」是怎麼一回事呢?我們的週遭究竟有多少「冤案」正在發生?「被告」既然沒有犯案,又為什麼要認罪?──今年7月,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跟台灣角川合作出版《冤罪:一個冤案被告對警察、檢察官和法官的控訴》,本書為日本知名冤案「足利事件」當事者及案件辯護律師所寫,鞭辟入裡的描述該案沉冤近20年,最終得到平反的漫長經過──從這個案件出發,邀請到台灣自嘲「在司法實務界服務20多年,職稱為被告」的蘇建和、冤獄平反協會執行長暨蘇案辯護人羅秉成律師、輔仁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吳豪人,於9/15(日)15:00金石堂汀洲店,暢談冤案形成始末,活動當天並將開放金石堂汀洲店購書75折優惠,歡迎大家前來參加!

「足利事件」是日本最具指標意義的冤罪案件。1990年5月12日,日本栃木縣足利市的真實小妹妹(當時4歲),和父親一起到柏青哥店後,當天即行蹤不明;隔天早上,她的遺體在柏青哥店附近的渡良瀨川堤防旁被發現。案件發生時,居住在當地、43歲、單身的菅家利和(「足利事件」當事人)和街坊鄰居幾乎沒有往來,閒暇時常光顧柏青哥店,或是窩在離老家約15分鐘腳踏車車程的租屋處。「我想就是因為這樣,才會被當成嫌疑犯」菅家利和如是說。

這個案件震驚了日本全國,菅家利和被逮捕後,歷經一連串刑求、被強迫的不實自白、經修改的目擊證言、誤導性的心理鑑定、不完善的DNA鑑定與判讀……。菅家利和從一開始被傳喚的「重要關係人」,變成遭到檢警鎖定的「犯罪嫌疑人」,最後竟然又變成入獄服刑的「犯人」。之後歷時10多年,在菅家利和跟辯護律師佐藤博史不間斷的努力下,終於獲得再審及DNA再鑑定的裁定。2010年,日本宇都宮地方法院審判長佐藤正信宣布被告菅家利和無罪,合議庭3位法官起立,向他鞠躬致歉:「我們一直不傾聽真實的聲音,而剝奪了您17年半的自由,真的是非常抱歉。」這短短的30秒,為菅家長達20年的痛苦歲月下了註解,更震驚了國內、外司法界!

類似的事件也發生在台灣。2011年,北部軍事地方法院針對空軍士兵江國慶涉嫌殺害女童案,宣判無罪;2012年,台灣高等法院宣判「汐止殺人案(亦以「蘇建和案」較為人熟知)」3名被告無罪定讞。漫長的纏訟看似告一個段落,但事情並沒有真正結束──冤案仍不斷發生!到底冤案是怎麼一回事呢?與我們會有切身關係嗎?大家常常會說「你當初要是不要認罪就好了嘛,是你自己要認罪的啊。」「無風不起浪,你沒做又怎麼會被懷疑?」但事情有這麼簡單嗎?

9/15(日) 15:00,蘇建和、羅秉成律師、吳豪人教授,將在金石堂汀洲店跟大家一起聊聊「冤罪」如何發生?防止冤錯案的諸多機制為何失靈,及從台灣的「蘇建和案」與日本的「足利事件」,貫穿看形成「冤案」的共同結構為何?內容精采可期,不需繳費或事先報名,有興趣的朋友千萬別錯過!

 
※本活動自由入場,不需繳費或事先報名。

 

 
財團法人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
Judicial Reform Foundation
會  址ADD:104-56 台北市中山區松江路90巷3號7樓
       Fl.7, No.3, Lane 90, Song-Chiang Rd., Taipei City 10456, Taiwan
會務洽詢TEL:+886-2-2523-1178
 傳真 FAX:+886-2-2531-9373
會務洽詢Email:contact@jrf.org.tw

案件申訴TEL:+886-2-2542-1958(週一~週五 14:00~17:30,來會須先電話預約)
案件申訴Email:case@jrf.org.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