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首頁>搜尋結果

 

全文檢索
進階選項
   

 

  訂閱/取消   
  瀏覽前期

  2000/1/1 printer 友善列印mail 寄給朋友
  國大虛級成功 大法官「憂鬱」成傷--司法官優遇制度存廢評議
 
羅秉成 民間司改會常務執行委員兼發言人、律師
 
 
大法官釋字第四九九號解釋逼得國民大會提前自我了斷。沒想到這篇替國民大會送終的墓誌銘,竟種下禍端。國民大會代表心有不甘,硬是拉大法官陪葬,修憲明文排除大法官適用優遇條款(司法官轉任者不在此限),大法官挺著腰桿抵禦這股政治亂流,卻幾為之折腰,有人痛呼司法改革再一次敗倒在政治惡勢力的腳下。司法當局則憂心大法官們「同工不同酬」會影響釋憲品質,擬意修法補救,卻又惹來國代譏嘲自肥云云。
 
其實,國民大會視大法官如寇讎,排除大法官適用優遇條款,出於政治報復,昭彰明甚。這種不理性的反撲舉動,時地不宜,就算理由再正當(比如主張大法官為任期制,並非終身職,故無優遇制度適用餘地),也不能任意豎起稻草人,自劃靶心,誣射大法官自肥(釋字第三九六號解釋與大法官是否適用優遇制度無關)。這種不理性作為,除落人挾怨報復的口實外,更是糢糊了司法官優遇制度存廢爭議的焦點,實在可惜。
 
換句話說,該檢討的不是大法官,而是現行的司法官優遇制度。依司法人員人事條例第四十條規定,實任司法官任職十五年以上年滿七十歲者,應停止辦案;實任司法官任職十五年以上,年滿六十五歲,身體衰弱,不能勝任職務者,停止辦案。停止辦案之司法官,仍為現職司法官,支領司法官之給與。上開規定就是一般所稱的司法官優遇制度,有人諷刺這種領一輩子的終身俸是對司法官的制度性賄賂,有全面廢除之必要。
 
憲法第八十一條固規定法官為終身職,透過此一身份保障條款,以期落實第八十條審判獨立之精神。但所謂終身職的保障,其真意應在於法官非受刑事或懲戒處分或禁治產宣告,不得免職;非依法律,不得停職、轉任或減俸之「職業生命」的終身保障,現制將之解為「自然生命」的終身保障,容有商榷餘地。加以憲法第八十一條所指法官,應係指前條受審判獨立保障之狹義法官,文義至明,乃上開條例竟將受此終身職優遇制度保障範圍,擴及檢察官(同條例第三條所指司法官),更是可議。若從維護審判獨立之必要性肯定優遇制度著眼,職司憲法審判(違憲審查等),應超出黨派為判決(解釋)之大法官,不能適用優遇條款,而非審判機關之檢察官,反而可以適用,豈不荒謬。又對顯已不勝任審判工作之司法官,得繼續支領司法官給與,不能強制退休,實在難以圓說學理上對法官審判獨立之落實有何必要性,無怪乎其他公務員認為優遇制度差別對待,而有不平之鳴。

我們毋寧相信現行優遇制度是對司法官奉身司法的肯定,而非制度性的賄賂。以時下司法官工作負荷超重,壓力龐大,所領薪俸相對微薄,貿然全盤取消優遇制度,對司法官之士氣勢必有相當打擊,不利於司法改革,也欠公允。司法官優遇制度確有諸多不合理(甚至不合憲)之處,與其抱怨國代無理,不如反思如何合理調整司法官待遇偏低情形。司法官領取堪稱微薄之薪水,或多或少寄望於終身俸之長期利益,然而政府不願提高司法官待遇,又何嘗未將終身俸支出的財政負擔考量在內?或許我們可以在改廢司法官優遇制度之前(或同時),將司法官每月薪俸透過修法大幅調高至合理程度,一刪一增,互補平衡。國家財政負擔未必因之加重(免去終身俸龐大負擔),而司法官也不必抱著做到老死的心態勉強工作(報酬可如實反映於工作成效)。一方面符合憲法第八十一條保障法官終身職之真意,另一方面也使公務人員之薪資待遇趨於合理、公平,應該值得一試。
 
財團法人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
Judicial Reform Foundation
會址:104台北市松江路90巷3號7樓‧電話:02-2523-1178 傳真:02-2531-9373
劃撥帳號:19042635 戶名:財團法人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與我們連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