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酒文化與司法改革—全民動員改革司法《全民發聲系列》

這一陣子以來,作為一個關心司法改革的人,心情顯然非常矛盾,一方面興奮於司法改革議題從未像目前這般受到如此大的關注;另一方面卻也沮喪於為什麼司法改革新聞要引起注目,不是要靠伍澤元、羅福助這樣的「狠角色」,就是要靠喝醉酒失態的八卦新聞來擔綱演出。

雖然尤廳長的酒後失態事件以最快的速度結束,結局是司法院院長「揮淚斬馬稷」,一方面藉此弭平來自法務部的強烈責難,一方面目的則在維護即將到來的全國司法改革會議不再節外生枝。但是任何一位旁觀者大概難免不在心理嘀咕:好大的代價!這樣的結果可以從兩個向度去解讀,一個是官場文化的迂腐,一個是法務部對這個事件的「政治角力」式回應。

先從這場邀宴來說,全國司法改革會議還沒召開,慶功宴就已經開鑼,看起來固然是大大值得批判的,但是現實一點說,那一場官方會議不是這樣呢?以聚餐、飲酒為名,行交際、應酬、搏感情之實,根本就是目前官場的主流文化,沒什麼好稀奇的。只是看在一般百姓的眼裡,卻不禁疑惑,這場席設凱悅,足以令人喝醉的供酒宴飲,是不是也就是這些司法人習以為常的文化之一呢?如果是這樣,司法改革不僅是制度要改,恐怕司法人的觀念、司法圈文化更是未來改革的重點吧!

不過法務部的反應就更值得玩味了,身為女性的法務部長第一個反應並不是就女性的立場來為自己的部屬鳴不平,而是強調尤廳長不應質疑該位副司長的層級太低,因此顯示司法院太不尊重法務部,因此法務部以「考慮退出全國司法改革會議」來做回應。我們的疑惑是,全國司法改革會議難道是司法院自己的事嗎?為什麼明明相關司法改革至鉅的法務部,會以「參不參加全國司法改革會議」作為與司法院談判的籌碼?還是因為法務部從頭到尾就是被趕鴨子上架,根本就不想參加什麼司法改革會議?

而法務部所即使認為司法院不應質疑法務部代表成員層級過低,理由也應該是既然法務部部長親自授權參與,層級高低有無影響的標準,應該是視未來會議決議能否帶回法務部實際落實來決定,而不是以不參加全國司改會議來作為「懲罰」司法院行為不當的方式吧!畢竟法務部應該是司法改革的主角之一,而不是無所謂的旁觀者才對,不是嗎?

平心來說,這次的宴飲風波,尤廳長有錯在先,而且值得批判的不只是尤廳長而以,更是這種官場以酒交際、強迫喝酒的腐敗文化,連強調清心寡慾的司法單位都免不了這一套,也許這是一個契機讓喝酒交際的文化從司法院中驅逐。不過,這個事件原本應該只是一件官場文化陋習的示範,卻發展成政治化的結果,甚至牽涉到全國司改會議的成敗,卻也讓我們得以瞭解,司法改革要能落實恐怕不是一場全國司法改革會議就能解決的,院、部甚至其他相關單位之間有沒有推動司改的共識,是不是真心想要改革,才是決定未來司法改革能否順利完成的關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