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自強案

1995年7月,阿強頂下了岳母的小檳榔攤,他想,小孩即將上小學,這樣就不用經常熬夜開卡車,可以多陪陪家人。沒想到兩個多月後,他無端捲入一起綁票殺人案,平凡的日子就此破碎,家庭,也毀了。

在僅有共同被告「一口咬定」的情況下,清白且相信司法的徐自強,決定主動面對。沒想到迎接他的,卻是漫無止境的冤屈路。

「那十多年,一直都想抱抱母親。」

當回想起「裡面」的生活,徐自強這樣說。

十六年的死牢生活、二十年的訴訟、一路伴隨的冤屈,曾經等待徐自強的,是無限的絕望。我們還不明白,司法體系究竟如何才願意承認錯誤?只是,正義的路上,多一個人,或許就能少走一哩冤路。

給阿強拍拍粉絲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