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心知肚明」部隊的事?

照片來源/ArmyAmber

報載女軍官葉玟,羈押庭稱要陪酒、被摸大腿才逃亡。引發國防部不滿,指責「當初不講,現在才冒出這些說法」。法官當庭說,「部隊的事,大家心知肚明,不便多說」,以「過來人」身份稱,自己在部隊受22年的苦,「妳能想像嗎?」並訓斥:「妳是軍官,不是小朋友,不能就這樣跑出國」,與媒體稱葉「幼稚任性、不同於常人」遙遙呼應。結果,五年以下的輕罪,仍然裁定羈押。

洪仲丘案不遠,軍中文化大家「心知肚明」。洪是男性,面對的是「父權式」的霸凌,葉玟的從軍,進入的卻是「多重式」的霸權場域。葉也要對抗(男性)上級的任何交待,不容挑戰,這是第一層的軍中霸權。軍隊階級式的組織文化,比社會中其他機構更尊崇鋼鐵(男)人的意識型態,「合理要求是訓練,不合理要求是磨練」。

陽具崇拜體力至上

軍事組織裡,「英雄式的男子氣概」是基本價值,女生去送禮、敬酒,不過是「女性特質」比較適合的工作。況且,敬酒與陪吃飯,是「輕鬆工作」,怎麼和男性官兵流汗出操、流血殺敵相比?這是第二層的男性霸權,體力至上,陽具崇拜,顯性的作法是讓女性做「輕省」的工作,隱性的作法是「保護」女性不做「粗重」的工作。本質上都是崇尚男子氣概,貶抑陰柔特質。

最後,葉玟不該跑出國,「丟臉丟到外國去」。引渡回國,還要面對軍方的窘迫與媒體的羞辱。對政治庇護的無知,印證了她的「幼稚、異想天開」,加深「柔弱無能」的色彩;媒體對她熱愛「追星」的報導,強化了她「情感不堅強」的形象。將「剛毅」與「柔弱」兩種特質區分對立,用批評葉玟的方式,羞辱了國防部的教育訓練,宣洩了國人對軍隊不專業與軍中無人權的情緒。引渡成功,稍解我們國際處境邊緣化的不安,法院繼續羈押,持續地舒緩這種焦慮。

歧視霸凌令人驚懼

個別女性進入高度以男性為中心之機構,可能牴觸或衝撞軍事體系的基本價值,如果缺乏組織或感情上的支援系統,不論選擇被排斥或融入,都必須付出極高的代價。葉玟選擇逃離,代價不低,而本應是她最後防護的法律,在忽略軍隊階級、性別化現實、國仇家恨的脈絡後,法官自認「深具同理心、大家心知肚明」的說法,聽起來竟像三層歧視與霸凌的混合體?稱自己在部隊受22年的「陽剛之苦」,言下之意,陰柔如妳,我懂妳,妳不懂我?歧視與霸凌的「司法再現」,已經令人驚懼,加深與強化這種文化想像,更是令人不安。軍中的男性霸權,就這樣,一點一滴地被維護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