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層員警的告白:警校生批反年改被圍勦 警察教育怎麼了

警專學生在網路上表達自己對於這次反年金改革抗爭者意見,而被謾罵一事,這其實是來自長久以來,警察文化對於警察人員個體的不尊重。警工會認為,這與當前警察教育結構問題有關。

當代警察的角色定位為打擊犯罪、維護社會秩序、社區服務。而警察的人權、法治觀念越完備,越能不受政治干擾,也越能提昇執法的正當性。

可惜的是,台灣目前的警察在現實上並非如此。非常重視且受制於科層組織的上命下從、長官的需求優先;組織文化封閉,排除外部監督與參與等等。

警察教育的弊病

我們認為這源於警察教育的兩大問題,第一是「忽略學生主體性,強調服從至上」的教育方式,漠視學生自治空間,權益保障也完全空白,不如學權較為先進的大學,也沒有學生法庭對於學生懲處有制衡。

其二是警校有稱為「精神教育」的「意識形態課程」,對學生進行生活管理。透過封閉的集體生活,負責生活管理的高年級學生幹部,會對低年級學生有規範與懲罰權限(含體罰或羞辱)。而這樣的教育方式其實不具任何意義,這樣只是造成扭曲或僵化的思想。

意識型態課程之惡

不論在警大警專,實際上都有「強調服從為美德」之荒謬教育方針,但是「警察教育」是「培育執法者」的教育,其內部綱領不應存在「精神教育」或「強調服從」的這些「威權意識」,這些是必須根本去除的東西。

另一個問題則是,這樣的教育不能讓學生學到壓力管理與紓解方式,過於重視服從,反而容易造成未來工作時會輕忽自己狀態,硬撐下去,成為疾病、過勞與自殺的隱憂。

而就警工會所接觸到個案,也有發生學生投稿建議課程方式文章,校刊卻未與刊出,而現在也因為課程規劃間,其實有出現「精神教育」這樣的「意識形態性」課程,去排擠專業技術與法律課程課程的情形。

公開、監督、改革

對於這些問題,警工會與民間司改會,已於司法改革國是會議推動決議,於內政部下成立「警察教育訓練課程委員會」,讓警察學生(員)有管道反映校務實況,能主動出擊打破僵化體制,並且用外部專業人事的力量協助改革。

現在警察教育是從上而下的壓迫,我們應該打破強調服從而封閉的教育,並保障學生基礎權益以及表現自由,讓公眾能共同關切。本會將會持續監督改革,讓警察教育向符合當代公民社會的方向前進。

※ 原文刊於20170823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