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究國家暴力,全面啟動!~「對324行政院血腥鎮壓,全面提告」記者會

324凌晨在行政院的民眾與學生,遭警方血腥鎮壓、強力驅離,流血不斷。國家展現暴力後文過飾非,江宜樺院長說「只是拍拍肩膀」!立法院成立真相調閱專案小組,要求警政單位交出相關資料,遭「偵查不公開」之荒謬理由拒絕,至今仍無法辨識出任何一位施暴員警。人民逐漸認清國家的暴力本質,對於警方的推拖卸責,更是難以忍受。今天是行政院血腥鎮壓滿一個月,被害人與義務律師將正式向法院提出自訴,並且宣稱:「追究國家暴力,全面啟動」!

一、追究國家暴力,全面啟動:

  1. 截至目前為止,義務律師團受到六十餘位民眾與學生的委託,開始追究國家暴力,將陸陸續續分別對施暴之公務員與背後指揮、下令之高層,提出刑事自訴與國家賠償訴訟。
  2. 除追究實際動手者的責任之外,更會加強法律論述,針對高層公務員的責任追究,尤其是現場指揮官、參與決策與指揮之高階官員,當然,更會針對下令之高層。

二、呼籲更多的被害人站出來,與我們連絡,一起追究國家暴力:

  1. 由於不少民眾與學生自認倒楣,再加上警方之刻意搔擾,導致一些人不想再和國家「糾纏」,放棄對國家暴力的追究。
  2. 我們呼籲更多的被害人站出來,提供相關資料,並與我們連絡。因為,2008年陳雲林來台時警方所展現的國家暴力,並沒有任何基層員警或高層官員,遭到責任的追究,才會導致國家暴力的變本加厲!也因此,對於行政濫權的沉默,就是對國家暴力的無限縱容!
  3. 連絡方式:電話:(02)2523-1178 Emial:contact@jrf.org.tw
姓名 情況概述
尹○○ 在行政院後門,加入靜坐,鎮暴警察驅離時,先抓住尹○○領口將其拉抬離地面後拖行1至2公尺,之後更以警棍將尹○○的手架開、不顧其大喊「我受傷了!」竟以警棍先後重擊其頭部右側即右腦部位4次,並腳踹左側腹部,最後更將尹○○拖行至走道。頭破血流之尹○○腦袋嗡嗡作響,眼前漆黑一片,踉蹌地走到北平東路,所幸碰到一名善心之路人帶至最近救護站…
李○○ 警察驅離時,李○○先遭警察折傷手指,隨後被拖入警隊盾牌陣列中,警方除口頭辱罵李○○外,並以踢擊其上半身、棍擊其頭部及手部等暴力方式攻擊至失去意識後,又將其拖行至人群中棄置,後由現場民眾通報救護車送往仁愛醫院急救。李○○因受有背部大片瘀青、頭部血腫、左手骨折及全身多處擦傷等傷害…
陳○○ 陳○○與抗議群眾以手勾著手之方式,並排靜坐於行政院內左側,警方先將陳○○與右邊民眾拉開後,隨即由不知名之警察二人將陳○○抬起,在陳○○未有任何攻擊、反抗下,遭受警方或以盾牌猛敲其雙腳;或以警棍朝頭部、臉部揮擊;或以腳踢擊陳○○之腰部與背部,並不時傳出「打死你」、「幹你娘」、「看你下次還敢不敢」等語,陳○○抱頭倒在地上之際,仍持續遭受被告不知名之警察毆打,導致無力癱倒於地上,不知名之警察竟以「自己站起來,否則告你妨礙公務」,大聲斥喝,復即施以拳打腳踢,陳○○拼命起身欲逃離該處時,竟遭不知名之警察踢擊臀部,跌出警方人牆處外,致陳○○受有頭部鈍挫傷、臉部擦挫傷、雙手掌擦挫傷、雙膝擦挫傷及頭痛等傷勢…
黃○○ 在欲離開抗議現場途中,在手無寸鐵、未反抗情形下,受北平東路與林森南路交岔口集結之鎮暴警察,手持警盾、警棍等警械器具,攻擊已倒地之黃○○之頭部、腹部,及鼠膝部,嚴重侵害黃○○之身體健康法益。遭施暴過程中,黃○○更親耳聽聞鎮暴警察口出:「揍乎依死」(閩南語),之後由警察二人架離黃○○至北平東路與林森北路口棄置,此時黃○○頭部傷勢甚為明顯、牙齒亦有斷裂情形,經由路人攙扶黃○○至監察院旁救護站…
陳○○ 於驅離當時,陳○○正在行政院北平東路側後門靜坐,該群警察於驅離之時將陳○○身體拉起後便往渠等身後地方向拉去,其身後之警察接手後便開始把陳○○的身體抬起,約有將近有10名警察,以粗暴之手法抬動陳○○,並趁亂以手腳相向、揮舞棍棒等方式攻擊之。直至陳○○自北平東路出口被抬離行政院院區後,該群警察竟將陳○○拋到地上,更有甚者,於陳○○自行起身離開,竟有一警察朝陳○○頭部出腳攻擊,並踢到其眼睛,導致陳○○眼睛視網膜水腫。

出席

尹○○與李晏榕律師
李○○與林育丞律師
陳○○與廖芳萱律師
黃○○與許惠峰律師
陳○○與洪偉勝律師
義務律師團成員/尤伯祥律師、蔡文傑律師、葉恕宏律師、蔣昕佑律師、李宣毅律師、賴瑩真律師、曾威凱律師、陳琬渝律師、高涌誠律師、顧立雄律師
民間司改會執行長/高榮志

新聞連絡人

高榮志律師02-2523-1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