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社評論〉台灣的民主亂了套

九月政爭以來,行政、立法、司法、監察,乃至兩大政黨高層,包括總統、立法院院長、監察院院長、行政院長、檢察總長、在野黨總召、法務部長、檢察長,乃至黨主席都涉及不法違紀。

總統率先違反法律程序正義急速以黨「紀」拔除國會議長,檢察總長違法監聽洩密違憲密告總統及行政院長偵查中案件。立法院長和在野黨總召涉及關說,立法院紀律委員會至今未處理或草率「不」處分。監察院院長公然袒護總統和檢察總長、攻擊國會議長,監察委員決議不彈劾違法亂紀的檢察總長,甚至也極可能不通過檢評會的決議。執政的國民黨在總統兼黨主席強大壓力下撤銷國會議長黨籍,民進黨傾全力支持涉嫌關說的己黨立院總召及國民黨籍立法院長,卻完全未啟動黨內紀律機制處理關說案。

探究政府和政黨高層何以紛紛涉及不法亂紀源由,大體上乃是法紀相關制度的崩壞。總統兼黨主席混淆了國家法律和政黨內規的分際,乃至「總統黨主席」變成了皇帝,朕意決斷一切。監察院向來就是毀多於譽,一直只能打蒼蠅不打老虎,在制度上,監院的糾舉與彈劾都很虛弱,糾舉從來就沒有實效,彈劾案即使成立也還要送公懲會。修憲後監委完全沒有民意基礎,成了歷屆總統做政治酬庸的工具。立法院的紀律機制幾乎從來就沒有發揮過實質的作用,這次對議長及在野黨國會領袖涉嫌關說,根本不處理或只做了虛假的處理。最後,兩個主要政黨對涉嫌違法違紀的從政黨員也都沒有做公正的處理。

制度出了問題,執行制度的權力高層也人謀不臧。總統、三院院長、兩黨主席、檢察總長都無能維護政與黨的法紀,甚至自己帶頭違法亂紀。九月政爭顯示了與法紀有關機制的崩壞和人謀不臧,以致法紀蕩然不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