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下而上建立值得人民信賴的司法

查無此人|展區介紹:324行政院暴力驅離事件七週年

本次展覽的素材從義務律師團這七年來所累積的資料轉化而來,七年的訴訟,累積的文書與影像,都是重要的歷史。我們取得閱卷律師與當事人之同意後,經過充分的去識別化及整理,以藝文方式呈現此次展覽所欲傳達的概念。

我們所參考的書面資料包含:公開法庭開庭詰問證人或是勘驗當晚影像的筆錄、律師書狀、法院函文、法院判決書。影片部分,除了當年司改會向社會廣徵而來的影像、各家新聞畫面資料,許多影像是警方自己的密錄器影像,律師團透過國賠訴訟的保全證據程序所取得。

另外,我們也邀請到當時遭遇國家暴力並進入自訴國賠程序的當事人,以及在324暴力驅離事件四週年時為抗議究責未果而至警政署潑漆的當事人,與我們分享七年來他們經歷哪些心境的轉折,及現在又是如何看待查無此人的結果。

七年前,有人年紀還小,根本沒聽過這場運動;有人尚未政治啟蒙,在這場運動後走上了完全不同的道路。這場運動中,有人找到了志同道合的夥伴,展開多元的對話形式與改革路徑;有人站上政治舞台、有人站上去又走下來;有人首次與不同世代長輩談論社會運動,有人首次認知到與年輕世代資訊的落差;有人被鼓舞,有人感到失望,有人感到驕傲,有人感到愧疚;有人持續努力,有人轉身離開。

不論你是哪一種,在這次展覽中,我們嘗試用第一人稱的視角,帶你一起走過這七年的光影。

■ 一切的開端|318佔領區

「02-25231178」當時許多在佔領區的人,默默地背誦著這串號碼,同時希望自己不會有需要這支電話的那一刻。

議場中央的佔領計時器,不知不覺已經來到了三位數。聽說外面來支援的人越來越多,但是警察的人數有增無減。我記得,當時主席台右側的醫護區順暢運作,每當交班時總會響起熱烈的掌聲。義務律師群隨時陪在議場保護我們。但是有個不安地氛圍一直繚繞著......

你說議場外面發生了什麼?

展區介紹

雖然本次展覽所述的是324行政院驅離事件的國家暴力,但談到324,勢必得從318事件開始認識。這個展區復刻了當時最為人記憶的運動影像,作為整個展覽的一小角,卻是一切的開端,讓大家透過復刻的國父遺像、佔領計時,以及司改會當時的義務律師小卡,回到七年前的時空。


■ 血霧瀰漫的黎明|驅離區

待在青島東路的我,聽到遠方傳來一連串的呼喊:「和平、和平、和平」「警察打人、不要攻擊學生」的呼喊。我無法忍耐持續靜坐的壓力,向著聲音的來源飛奔而去。
不該出現在柏油路上的鮮紅、癱坐在地的民眾、四處奔走的醫護,當然,帶著警棍與盾牌的警察也緊跟在後。隨著黎明的到來,映入我眼中的不是曙光,而是那個高壓水柱的砲口。

展區介紹

這個展區,也許是當事人最需要花心理準備才踏入的展區。

我們複製了一台小型的水車,正對它的是投影幕播放一幕又一幕當晚暴力驅離的畫面。牆上還有當晚遭到驅離受傷的就醫紀錄描述統計資訊、救護紀錄等,呈現驅離造成民眾受傷的事實。光從衛福部緊急醫療系統中有紀錄的部分看來,各大醫院至少派出61台次的救護車、有超過200人因此次驅離行動到醫院治療,我們除了以描述統計方式呈現當晚就醫的狀況,也透過其中25位當事人的醫療紀錄看到其受傷的內容:雙腿及兩射手臂大片挫傷、頭頂撕裂傷等,與警察長官法庭這幾年所言,稱民眾是「自己跌倒」或「撞到電線杆」會造成之傷口顯然不同。

兩邊的牆上,我們透過展板呈現當晚驅離畫面透過公開法庭勘驗,所記錄下來的文字,對照警察長官的辯解,凸顯暴力無人遭到問責的沈重。也透過水砲車SOP規定整理,強調當晚驅離手段確實不當。


■ 院長的晚安曲|指揮中心區

請問當晚驅離的時候你在哪裡?

「我已經睡了」「我沒有下令要強制驅離」「最高指揮官不是我」「有通電話,但沒有命令我要驅離」「我要等局長的決定」「「我沒有犯意,我否認犯罪。我是依法執行公務,沒有傷害、殺人的任何犯意。」「我不僅不後悔,而且我覺得我再也沒有下過一個比這個(驅離),更正確的決定。」「馬總統沒後悔、我沒後悔、內政部長沒後悔,警政署長沒後悔,我們都在做依法該做的事。你可以問問,大家都支持太陽花嗎?有很多事情必須等到歷史,做出最後的判斷。」

「我凌晨一點半左右就去睡了」

展區介紹

本區以當晚新聞畫面電視牆、警政單位當晚勤務文書打造警務指揮中心,大家可以在指揮官的辦公椅上坐下,感受當晚警察長官面對外界資訊時,正要做決策的時刻。讓大家從警察長官的角度,看見當晚的國家暴力。


■ 指揮官的腳步聲|方仰寧移動地圖

整個行政院從裡到外都看的見他的身影,從北平東路進到行政院內,從大廳出來後轉進中山北路。一路上到底「勸離」了多少人,實際上,有多少人被戰鬥靴踐踏在地。

「請市民朋友立刻站起來,否則我們部隊在推的時候,造成各位的受傷,造成各位的受傷,我們沒有辦法負責。」我慌了,真實的暴力包裝著假意的勸告一步步向我襲來。

展區介紹

當晚在行政院區執行集遊法的主管機關是市中正一分局,而轄區指揮官是方仰寧,在自訴案的審判筆錄中,方仰寧也多次承認他就是現場的指揮官,而且承認北平東路、行政院北廣場、中山北路上的民眾都是他負責驅離,同時也協助驅離行政院中央大樓的民眾。據此,我們主張方仰寧需要為當晚的國家暴力負責。

這個展區,我們用行政院地圖的方式呈現,站到每個位置,只要掃QR code,就可以看到當晚在該位置發生的國家暴力。


■ 行袂開跤 kiânn-buē-khui-kha|當事人律師語錄

2019年5月30日,我第一次有機會,在法庭上說出我的故事。

「這件事從一開始就是雞蛋對上高牆的抗爭」「我們要的很簡單,就是想要真相、道歉」「臺灣的國家暴力被害人永遠都要這麼悲情嗎?」「我也希望法院能夠聽到自訴人的許願,能夠給自訴人一個合理的交代。」

我才意識到,原來都已經過了5年了。為什麼我還站在這裡呢。

展區介紹

318運動不只是那24天內的事情而已,其中遭遇到國家暴力的抗爭者們所面對的困境,是從散會後才開始的。七年的時間可以改變很多事,但是有一塊記憶無法變為回憶,在沒有真相以前,他永遠是進行式。

這個展區帶大家從第一人稱出發,走入七年訴訟的歷程,聽見當事人與律師在法庭上的主張與期盼。


■ 不好笑的電線桿笑話

我們不推薦任何人在這個展區笑出來。

尤其在座的各位,請小心,不要在這個大量電線桿地下化的台北,撞到電線桿。

展區介紹

2019/03/18,太陽花運動5周年時,江宜樺在廣播節目的訪問中說出了這句不好笑的電線杆笑話:「有些人流血並不是警察打的,他們是因為去撞到電線桿或是跑的時候跌倒造成的,這也是我過了很久以後才知道的。」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HT9aGXSteQ


■ 記憶與遺忘的戰爭|當晚及訴訟時間軸

有人叫我遺忘過去,但是我連記起來的機會都沒有。

那天晚上蒙面的人我一個都認不出來。指揮蒙面人的「長官」們的臉我倒是記得一清二楚,但是記得這些也沒甚麼用吧。又能改變甚麼呢?
如我連我自己也忘掉了,讓這整件事就這樣消失了,會有什麼差別嗎?

展區介紹

這個展區呈現了兩個最重要的時間軸:當晚的時間軸,以及七年來訴訟的時間軸。

前者依據臺北市政府警察局執行『行政院淨化勤務』重要狀況時序表,及其他當晚影片整理而出,可以凸顯的是,當晚警方早已淨空二樓辦公區,遭到警察暴力對待的民眾,都是兩手空空、一身輕裝、直接就走進行政院區,在凌晨時開始遭到暴力驅離。

後者則可以看出訴訟前五年在程序要件上反覆跌宕,許多案件被認定為同一案件而不受理,也幾乎已經確立查無施暴員警的結果,近兩年警察長官等人的案件頻頻開庭,最終皆以無罪收場。


■ 拼湊真相的碎片|影片輪播區

「請問誰可以回答我,到底誰可以對這次事件負責,到底是誰下令要驅離,誰下令要鎮壓?」
我永遠不懂,為什麼拿著棍子揮舞,連著制服與面孔的照片已經人手一張。但是卻查無此人。政府官員說:我們已經著手調查。一查就是七年,我們只用著零零碎碎的證據一點點鑿開威權的高牆。你看到那個要負責的兇手了嗎?

展區介紹

本區透過立委質詢官員的影片,凸顯當年立法機關用盡方法,也無法讓警政機關配合交出打人的名單,造就了今日查無此人的結果。透過比對七周年自訴案及四週年潑漆案,兩邊當事人的訪談影片,傳遞當事人各自堅守的理念以及七年下來的心路歷程。

他們依然在探詢真相。


■ 問題牆

你心中所有的疑問都在這裡說出來吧,我只想要你跟我一樣,有感同身受經驗。

展區介紹

我們歸納出整個訴訟案七年之中最常被詢問到問題,包含抗爭者的角色轉變、查無此人的理由、遇過的困難、加害著們的動向以及本次展覽主軸的影片在法院中的定位。
希望能夠解決對於這次事件所產生的各種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