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爆料 爆掉了十年司改

檢調偵辦「高捷」弊案進度一路落後,近日急起直追,媒體一改先前鄙視消遣的批評,轉趨肯定檢調好像開始「玩真的」。同時報載阿扁總統到台中縣助選時,卻針對連日來「高捷」弊案的「深喉嚨」事件爆料說:「有檢調人員勾結立委一再對外爆料」、「竟然有檢調人員向候選人通風報信,事後還拿對方酬勞」,強烈指責檢調辦案違反偵查不公開原則云云。

阿扁總統一方面嚴正聲明未涉入「高捷」弊案,也宣示支持檢調辦案無上限,證據到那裏就辦到那裏,但另一方面卻又大肆批評檢調辦案「勾結」立委洩密,令人錯愕。

當然,在事理上總統支持檢調放手偵辦「高捷」弊案,跟總統質疑檢調違反偵查不公開可以是兩碼子事,立場上說不上有何矛盾,問題在於貴為總統之尊,在為人助選時,對偵辦中的案件,不指名的批評有檢調人員「勾結」立委洩密,卻讓人不得不懷疑總統是為了一黨選舉之私,公然干涉偵查作為「一手摸頭,一手打屁股」,雖然口口聲聲說司法未死,要致力改革,淘汰不適任者云云,但如此不負責任的恣意「爆料」,恐將一夕「爆掉」十年來朝野戮力司改的苦心。

阿扁總統是學法出身,曾是傑出律師,更應該知曉行政與司法間的分際,對進行中的個案保持沈默才是最佳的策略,而不是一味的陷入攻擊才是最佳防衛的迷思。如果「高捷」弊案有檢調人員洩密,甚或收賄的事實,那就交給司法去辦,何必夸夸而多言?萬一日後司法調查結果並沒有所謂檢調「勾結」立委這回事,總統先生又將何言以對?

阿扁總統的爆料不是單一的偶發事件,先前召見檢察總長瞭解個案進行情形,已犯了干預司法的大禁,而檢察總長竟也應命報告,令人瞠目結舌,匪夷所思,也無怪乎當年民間極力反對該項檢察總長任命案,而阿扁總統似乎聽者藐藐,心不在焉。

阿扁總統當年親赴花蓮地檢署為「頭目津貼」案作證,被認為是尊重司法的表率,而今卻在選舉場子回頭數落李子春檢察官「罰我站兩小時」、「檢察官這麼做,只是為了爽」,如此前恭後踞的辱慢作風,讓人覺得總統先生當時只是浪得尊重司法的皮名,事實上是在玩弄司法,把司法工具化為選舉的戲碼,輕蔑司法莫甚為此。

讓人忍不住要問:總統先生,司法改革您是「玩真的」,還是「真的玩」?

※ 刊登處:聯合報/民意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