醬菜伯的處境

小時候聽見遠遠傳來「噹噹噹」的聲音,就知道醬菜伯推著裝滿醬菜的車子來了,這時街坊都會出來,很是熱鬧。

每次我都跟著母親圍在醬菜車旁,醬菜伯總是慈祥的摸摸我的頭,但我的心思全在挑選喜愛的醬菜,尤其最愛顏色紅紅、吃起來甜甜的麵筋,再配上白色的稀飯,真是美味極了。

這樣的日子持續到我離開家鄉赴外地求學工作,偶爾放假回家,卻不再看到醬菜伯,想是年紀大了吧,忙碌的生活讓我忘記追問醬菜伯的去向。

前幾天,母親打電話給我,說起醬菜伯的處境,她說醬菜伯近年來和太太靠著撿紙為生,每天凌晨兩點出門,多年辛苦攢下的錢,買了一間小房子,供唯一的兒子及媳婦、孫子生活。但是兒子一天到晚不務正業,向錢莊借錢,所有積蓄已讓兒子花盡,只剩下一間房子。日前兒子又向他要房子,他怒而拒絕,兒子竟拿刀相向,他不感嘆自己辛苦養大的兒子如此不肖,倒擔心財產散盡後,尚在念小學的孫子將流落街頭。

沒想到再度與醬菜伯重逢,是這般不堪,而我竟必須用六法全書編織的簍子重拾兒時記憶,真是感嘆!

為了解決醬菜伯的焦慮,我建議他把房子信託給別人,並把信託利益作為孫子的扶養費;但擔心醬菜伯百年後遭兒子以繼承人身分終止信託,故建議生前以民法第一千一百四十五條第一項第五款規定,聲明兒子對自己有重大虐待或侮辱情形,因而喪失繼承權,當然,醬菜伯也可以立遺囑方式作同樣的處理。

朋友告訴我,給活人送一朵玫瑰,強過給死人送貴重的花圈,別徒留為時已晚的悔恨,這話我深記在心,不知醬菜伯的兒子是否有明白這句話的智慧?

※ 刊登處:2004-5-11/聯合報/E6/繽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