績效制度與作假文化

前些日子看到報載南投縣刑事小隊長柯七農勾結黑幫、栽槍邀功之新聞,不禁令人感慨:又一位拼績效之員警「陣亡」,為了符合長官之績效要求評比?為了取得較高之積分以獲升遷?為了高額之破案獎金?這是單純個案還是共犯結構下之產物。基層員警長期以來拼績效肅槍、養槍、栽槍難道長官渾然不知?還是各取所需爭一隻眼閉一隻眼?

警界高層曾經私下統計歷年來「績效優異」當選「模範警察」日後出現風紀問題之機率者,居所有警察之冠。這是非常諷刺的現象,其中隱藏的問題非朝夕所形成。

問題關鍵點則在於警察長久以來扭曲之績效制度所造成惡質「作假文化」。不可諱言,「作假文化」存在於任何公私立機關,但警察機關將作假文化發揮得淋漓盡至,不得不令人瞠舌。作假文化對警察而言,就如同毒犯吸食毒品般,一旦染上便身陷泥沼,無法自拔,舉凡治安統計數據,民眾治安滿意度之調查數據,只要前任政府首長、警政高層公佈真實性顯有可疑之數據,繼任者就不得不以前任作標準一路向下作假下去。

再者,有關一切為突顯高層治安成績之特殊專案績效制度,如犯罪零成長、肅毒、肅槍、肅竊、三合一、四合一、五合一、治平、迅雷專案,擴大臨檢、同步掃黑、春安工作等勤務,均是繼任者不得不追尋並延續前手之腳步,甚至為彰顯自己與眾不同,更創造出一些奇奇怪怪的專案。我們的長官總是以作短線的心態(反正只作二、三年)處理治安問題,如同吸毒者為求一時之解脫吸毒般。基層同仁面對接踵而來的專案勤務,疲於奔命,只好應付、敷衍、作假,正所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吃案、刑求、作假數據等荒腔走板之戲碼一一上演,真正的效果是形式大於實質,宣傳大於成效。

假數據吃案問題已是眾所皆知。而對於破案能力強,自制力薄弱之員警在作假文化上滋養下,只看績效不問手段之違法犯紀案件一一出籠;走偏鋒之員警見長官不聞不問之默許下完全沒有罪惡感,繼續違法犯紀;了解上述狀況後分析個案發生之原因,可能就會有不一樣的認識。績效制度造成之毒害甚深,而司改會、警改會亦尋求多方面改革之道,希望藉外界之監督破除績效作假文化,但面對警政單位對於績效制度如毒癮般之需求常有無力感。唯有警界誠實面對作假文化,才能導正績效制度產生之流弊。

※ 刊登處: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