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獻

記得蘇芮有一首歌,歌詞中提到奉獻給大地,給親愛的人;一種無私及感恩。對照於現今社會的功利及現實,讓人希望這社會應該有更多的光明面才是;因此報載紐西蘭豬仔的奉獻就吸引了筆者的眼光:據自由時報日前報導,紐西蘭政府為了打擊牛肺結核症,徵召了一批豬隻當田野偵測先鋒,作為傳染病原之調查對象,一旦實驗豬隻在田野遊盪而與其他族群接觸感染了病症,除了病死異鄉者外,紐西蘭政府會再予以捕獲並解剖了解,病原及其傳播途徑。

看了這些豬仔以身相殉奉獻給人類社會的偉大事實,令筆者亦不覺眼眶溼潤。而回顧台灣,這種「豬仔」亦有實例。扁政府以清新除弊之姿勇猛上台,雖然初時掃除黑金及除賄口號喊得震天價響,但在執政近三年後人民對其執政能力及除弊決心竟仍有質疑;在此之際,於高雄我們親眼看到,各黨有志一同地產生一批懷抱「奉獻」及必死決心的民意代表諸公及諸婆,為讓人民堅定相信扁政府之除賄決心,不惜以「殉道」之姿維護扁政府之威信。其有意在眾目睽睽之下以要約、收受選舉賄款之行為,逼使扁政府對其開鍘、立威,而令人民能再相信政府之能力及決心。其「奉獻」之誠意,再令筆者一陣鼻酸。為此,對此行賄及受賄之袞袞諸公及諸婆,其「奉獻」之真誠,實在可稱為台灣另一批「豬仔」並傳為美談,著實令人感佩至極!不過回頭一想,這批「豬仔」議員難道不能以其他方式表現其崇高情操嗎?當真啷噹下獄,臭名流傳之時,其境遇豈不比「豬仔」之遭遇更遜。

※ 刊登處:自由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