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犯罪零成長,還是智慧零成長

真正是「歹年冬」,在這不景氣的年代中,我們偉大的內政部長又想出了防範犯罪的怪招,他那靈機一動的「犯罪零成長」維安專案命令下達後,報載已造成「大案變小案、有案不敢破」的怪現象。我們不禁要問這樣的犯罪零成長:要如何做,多少期間內可以達成,而最重要的是,犯罪的主角們是否願意在此期間內與其配合呢?一般來說,設定計劃目標後,應該同時提出完成的步驟、方法,而於思密完整的計劃中,完成目標的可能性才會變大。但是這一紙部長命令,是否考慮到警方如何控制犯罪發生之可能性,若肯定警方這一方面的能力,則警方過去的表現是否皆是怠忽職守,若為否定,則部長強人所難,明知不可行而為,其意義難道是要整警方難看!

就一個律師的觀點來看,犯罪發生的態樣和緣由各有不同,但不外乎因錢財、恩怨或意外所生,也就是各屬於經濟發展、社會結構及個人修養和注意能力的層面,因此若要抑制犯罪的發生,應該從上述範圍著手瞭解或改善;而維持治安的警察力量不知有何能耐去掌握經濟景氣、社會變動及約束個人,這個大疑惑真要就教於內政部?

過去曾經有內政部長要讓「鐵窗業蕭條」,如今有人要令「犯罪零成長」,真的是………不知如何再講!

※ 刊登處:自由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