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的未來

四月四日兒童節,怎麼看都像是應該歡欣鼓舞、充滿希望的節慶,不過,事實卻不然,原因不在兒童,而在成人世界。或許兒童最大的危機與悲哀就在於他們的未來固然充滿各種可能性,不過他們的現在卻是由大人所決定的,於是我們看到失去生存意志的父母帶著小孩一起自殺,美其名是不願留下小孩獨自受苦,實質上是連選擇生存的權利也沒有給他們。這種視小孩為「物權」,以為身為父母的權利清單中甚至包括處分生死權的這一項,因此造成的悲劇,不只發生在兒童節。

場景轉移到教育,有業者浩浩蕩蕩展出了包括台灣黑熊在內的保育類動物,招徠顧客的招牌是為了「教育兒童」。畫面上看到有泳裝美女抱著小黑熊、有人用奶瓶餵他們喝奶,果然其樂也融融,完全忘記了這樣做是逼這些保育類動物走上絕路,加速他們背離自然的速度。於是教育兒童成了諷刺,真正的意圖當然是收門票賺錢,不過無辜的兒童就這麼變成了最有效的搖錢樹。這些急著為兒童找到「寓教於樂」的家長們,輕易用了最負面的教材來做教育。

這些例子只是說明,兒童的困難與危機其實來自於成人社會,兒童的生存、成人決定;兒童的教育、成人決定,說穿了,所謂兒童充滿希望的未來,一樣是成人的主權範圍。面對這些尚未成形的小獸,成人用盡各種力氣形塑他們、捏造他們,期待捏成成人腦袋裡決定的樣子。而唯一被忘記的是:兒童自己怎麼想?在根本懷疑兒童有思考力及決定權的成人世界,這個問題始終不被承認,一直到人本教育的出現才提醒我們「兒童也是人」這個簡單的事實,所有的大人都只能「幫忙」他們長大,卻不能「代替」他們成長,而怎麼幫?就得問他們怎麼想!

這件事其實我們知道的還不算晚,因為我們還有好多兒童還在長大的路上,面對已經不得已長大的我們,他們給了我們一個機會重新來過。只不過這次我們得更小心翼翼,別再像過去的大人那樣自以為是,記得這次需要長大的是他們。我們應該可以做得更好,畢竟,我們都曾經是個孩子……

※ 刊登處:台灣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