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券彩券我愛妳

這個星期以來,彩券已經發展成一股全民運動,一種比股票成本更低、回收更快、賭性更強的金錢戲局,已經成為新一波投機熱潮中的主角,以比八卦事件更具侵略性的姿態席捲全台,一時之間,彩券成為比新內閣更有希望的賭注。

這個一星期開獎兩次的賭盤,寫實的刻畫出台灣的嗜賭面貌,於是我們看見蜿蜒不斷的簽賭列隊、當街起乩求取神喻的善男信女、被丟棄在山溪水中浸泡的土地公像,接下來也許還會有斷臂斷頭的神像、大發明牌財的乩童神棍,總之,慾望橫流,貪念蔓延。

這樣的文化景觀著實令人心驚,心驚的倒不是希望一夜致富的夢想本身,而是投機文化是如此具侵蝕性的摧毀了日常的生活步調,輕易的取代了日常的關注焦點,甚至連最重要的權力重組都無法媲美群眾關心的熱度。這樣的現象令人擔心的不只是一時的彩券熱潮,而是隨之而來的價值觀:嘲笑努力、信仰投機。

追求一夜致富的心態中如果只是溢出日常的軌道中,期待一個意外的好運,其實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當大多數人都期待以一夜致富來解救自己於有限(請注意,不是貧窮)的經濟情境時,或許寓示的是真實生活的令人不耐,當努力得不到回報、當按步就班出頭天成為不可能,而有錢又如此重要的時候,投機就成為平凡生活唯一的希望。彩券,不過是反應了社會的心態,提供了一個信仰的新希望。

彩券風潮的出現看樣子不會一時三刻就停止,當年的大家樂也曾經如此癱瘓過每週二、四的電話線,開獎時同守組頭萬巷皆空的景況也記憶猶新。彩券開啟的似乎不只是一個慾望的宣洩口,而是釋放出潘朵拉盒子裡的慾望精靈,我們應該想想的是,或許可怕的不是彩券,而是這個社會究竟出了什麼問題,如果彩券成為這個社會最後的希望,努力工作的人成為少數異類,那麼還有什麼是值得我們努力的?

※ 刊登處:台灣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