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恐龍妹

「現在有一種新興族群從事應召工作,她們的共同特徵就是體重驚人,並且長得抱歉、反應遲鈍,加上好吃懶做,於是只好從事應召,而且價格低廉,同時不排斥3p甚至4p,所以許多色老頭趨之若鶩,甚至一面進行性交易一面電話邀集同好加入。由於她們體積龐大常常『塞滿』整個警局,因此警界都稱呼她們為恐龍妹…」

不要懷疑,這一段充滿偏見與歧視的文字的確出現在我們的主流媒體上。這段描述中,肥胖、愚蠢、好吃懶做、廉價、從娼編織成一張道德與鄙視的網,緊緊纏住那些「長得抱歉又體重驚人」的女性身上,而那些色老頭、嫖客難不成是風流倜儻還是玉樹臨風就不重要了,因為恐龍妹才是最容易被嘲笑的對象。

這就是我們的文化。即使是一個專業的媒體工作者,都對於自己充滿歧視與偏見的筆端毫不覺察,理所當然的鄙視著肥胖、嘲弄著美醜。這些人為什麼從娼?背後有什麼故事?是自願還是被迫?是社會把她們逼到了這個角落,還是她們其實在享受著提供消費情慾的快感?沒有人知道,因為他們是恐龍妹!因為他們沒有姣好的面貌、美好的身材,所以他們不值得媒體投注關心、不值得觀眾注目、不值得偷窺,我們甚至不把她們當作一個普通人。

這種殘酷的現實具體的反應在這篇報導中,但更殘忍的是,也很少博得其他女人的同情,因為我們不是恐龍妹!透過對恐龍妹的嘲笑,證明了我們站在美麗女人的彼岸,我們減肥、節食、整容、化妝,潔身自愛,當然不是又肥又蠢的恐龍妹。女性被拘禁在面貌與身材的牢籠中不知百年千年,直到今天,肥胖與醜陋仍是女人最大的敵人,而當報端出現這樣一篇正經八百的「社會新聞」,光明正大的嘲弄肥女人又蠢又醜,不知道眾姊妹們會不會心頭一酸,對女性千百年來被美貌咒語拘禁的命運悲哀,也對這個自以為英俊瀟灑的男性社會不恥吧!

※ 刊登處:台灣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