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屈的社會

如果說台灣是個委屈的社會,應該沒有人會反對,因為台灣從上到下,到處有人在抱怨著、訴苦著自己的委屈,堪稱奇觀。市井小民委屈無法出頭天、公務員委屈不能再像以前蹺腳納涼、失業者委屈自己被不景氣所牽連、文化人委屈文化墮落、知識份子委屈沒有知音……無論在哪一個階層,似乎都找得到委屈的理由。不過最奇怪是,如果只是弱勢、被壓抑者的抒發也就罷了,但是我們卻更熟悉於聽見有權者的委屈。立法委員被起訴還是被當成流氓就高喊司法迫害、政黨領袖則不時在助選陣中潸然落淚滿腹辛酸、各級選舉戰將明明愛選得要命卻一天到晚在遺憾踏上政治的不歸路、各黨黨國遺老們則不是大掀舊帳拼命訴苦,就是「忍辱負重」投入選戰;連掌握台灣「錢途」的資本家也委屈的把不景氣怪到政府頭上,抱怨政府不傾全國之力幫助他成就個人事業;至於全國最高政治領袖也沒有缺席,出書湊上一腳抒發自己的委屈、受氣……讓人不禁錯亂,台灣怎麼了?委屈不是弱勢者的專利嗎?怎麼好像越有辦法的人越有說不完的委屈?

這個現象大概說明了台灣的人普遍不滿現狀,卻不肯負責的心態。因為現狀不夠好,於是下位者抱怨上位者肯定是不夠英明,上位者則認為當然是下位者不夠努力,總之現況之所以不好一定是因為有人犯錯,而那個人一定不是我。於是我們總是看到互相埋怨、互相指責,搶著要「廣大的人民」看見(甚至認同)我的委屈,把本來應該客觀的就事論事的態度,轉為情緒性的比較誰可憐的訴求。於是缺乏反省、逃避監督成為社會最具支配力的意識型態。

並不打算提出道德性訴求,要每個人自我反省之類的,不過是要提醒有權者,這條路,就算真的如你們所言的如此多舛,但是,難道這不是你們自由意志下的選擇嗎?難道不是你們畢生追求的職志嗎?如果是,難道不該為自己的選擇負責任?而如果不是,就請重新思考你人生的選擇吧!別把責任推到什麼「以國家興亡為己任、視個人死生於度外」之類的八股牽拖,如果有權有錢真的這麼不好玩,就請重新選擇一條你願意負責任、讓你真正滿足快樂的人生新道路吧!作為一個沒權沒勢的小老百姓的我們,可是一點都不介意有機會換換位置呢!

※ 刊登處:台灣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