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花大戰 法務部當沒事嗎

段宜康立委被爆關說法務部,施壓新北地檢署黃孟珊檢察官,還讓食藥署變更標準,無水石膏變成合法的食品添加物。目前正值立委選舉,加入政治角力,媒體當然不會放過。黃檢察官趕緊刪除臉書留言,段委員不斷發言自清,食藥署兩面不是人。奇怪的是,當初如果沒有那份據稱來自法務部的傳真文,就不會有後續發展,法務部反而像個局外人?保持中立?「不介入個案」?

王金平替柯建銘打電話的殷鑑不遠。法務部長曾勇夫丟了官,檢察長陳守煌和檢察官林秀濤被懲處,王柯兩人也陷入政治風暴。遺憾的是,在法務部和政治人物刻意的淡化處理下,事實仍然不明。再加上黃世銘引發監聽疑雲,整起事件後來淪為政治攻防戰。關說案沒有被嚴肅處理,不太知道究竟是王柯比較委曲,還是曾陳林比較無辜。只剩下各說各話,以及被踩在腳底的檢察官信譽。

未幫基層擋子彈

黃檢察官既然已有辦案被施壓的感覺,此事即非同小可,不該是臉書發發牢騷就過去。早該拿出具體事證,循正式管道或透過媒體記者會,正面向立法委員宣戰,相信定能遏止不當干預個案的歪風。如果只是更加低調,甚至企圖和稀泥了事,就像過去檢察體系的高層一般,人民還能期待檢察官辦出什麼大官的案子?倘若段委員的確涉及關說與施壓,終結他的政治生命,就是檢察官責無旁貸的使命。

因此,法務部究竟是誰、在什麼場合、透過什麼方式,接受了段委員的指示,並且又是誰、寫了什麼內容、傳真給承辦的檢察官,都應該出面一一說明。法務部自己就是整件爭議的核心,說什麼「不介入個案」,實在是莫名其妙。沒能幫基層檢察官擋子彈,甚至勇於揭發不當的干預,法務部已經是失職在先。現下又一副不干己事,任由黃檢和段委員捉對廝殺,更是令人無法理解。如果繼續放任觀虎鬥,難不成法務部又有什麼「業外」的考量?

除了應該釐清本案事實,並且追究可能責任,更重要的是法務部要健全機制,保護基層檢察官的辦案空間。本案涉及無水石膏究竟是否對人體有害,確實可能因為檢驗所採的標準不同,改變了刑罰的追訴標準。立法委員倘若公開、正面、且不僅是為個案說項地質疑法律標準是否過苛,其實無可厚非,甚至即係其職責。

應統一訴追標準

只是,基層辦案的檢察官,不應該是直接承受這種壓力的人,法務部在接受立委質詢後,倘若覺得有理,應轉交檢察總長或檢察長,透過檢察長會議或全署檢察官會議來處理。畢竟,統一檢察官的訴追標準,本來就是檢察(總)長的責任,法務部倘有直接傳真,才是有介入個案的嫌疑。那時不該介入卻介入,現在不該抽身又抽身,有這樣的法務部,檢察官還需要敵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