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人的結婚諾言

兩位年輕時教過很年輕的學生,夜間部法律系,班對。學校的名稱你可能聽都沒聽過(其實她是水牛伯的母校),後來甚至被教育部勒令關閉。男生從國中時就打工多年,養自己還要養家,是個誠懇善良的孩子。主管很喜歡他,雖只是兼職人員,薪水接近正職。只因他總是做了遠遠超過所有人會做的事,這早是他應得的,只是因為學歷未到、考試未過、還想唸書,一直工讀。女生是體貼懂事的女孩,從她開朗的笑容和甜美的外表,很難知道她心裡可以承受著很多事。理解的,難以理解的,能承受的,難以承受的。很多生活上的,心情上的辛苦,總覺得太超過二十歲孩子所應承擔的,但也都擔下來了。他們從高中時期就在一起,走過十個年頭,選在11月29日選舉日完成終身大事。當日晚間,在選票一張張開出,台灣似乎即將進入一個不一樣的世代時,他們也開始了他們的未來。

優秀「人」的特質

他們的同學們有的年輕,有的稍長,但生活情況大多類似。白天必須工作自給自足,晚上上課自動自發。努力向上,樸實無華。不少人是媽媽,有的更是單親媽媽。從她們晚上拖著疲累的身軀,努力振作卻又難免瞌睡的上課神情,你大概可以猜到,她們都是蠟燭多頭燒。

儘管疲累,但是他們所擁有的,是我見過最強烈的學習動機。年紀稍長的,年輕時不一定喜歡唸書,或者,不一定有能力唸書,所以,他們很珍惜這失而復得的機會。年輕的,大多像這對新人一樣,白天需要工作養家,工作的辛苦,讓他們知道,必須要再進修與充實,才能更有競爭力。

除此之外,他們也是我見過最謙卑的人。或許家境清寒,或許工作辛苦,或許羨慕國立大學法律系的光環,總是深深覺得自己比不過別人。然而,他們其實對人生的感受強烈,很有味道。惜情,誠懇,體貼,善良,謙虛,認份,努力。放眼望去他們的婚禮,全是年輕人,你會知道,這小倆口的人生,希望無窮。

法律人的美麗與哀愁

首先是個「人」,然後才是法律人,才是各行各業的人。或許,這也是水牛伯的特色。因為年輕時家境或學歷不佳,掌握權力,還是自然會往最困苦的人家走,往最困難的地方去。也更會知人善任,正因為他們總能深刻回想起,自己曾經那麼不足,多了一份戒慎恐懼。

印象最深的,是與他們分享,其實,真的不用去羨慕排名在前的法律系學生。我看過他們,甚至就是他們,並不是這些學生不優秀。只是,他們有他們的苦惱,你們有你們的優勢。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美麗與哀愁。

優等生的苦惱,是享受著榮耀的光環,就是揹著沉重的包袱。不能允許失敗,也太害怕失敗,太擔心會讓愛護他們的師長或親友失望。當了司法官才驚覺入錯行,對職務沒有熱忱,沒有動力。挨著親友的期待,勝利的人生,不敢捨棄。工作不再是使命,曾幾何時,淪成糊口的工具而不自知。

太容易就照著師長親友們的期待,埋首前行。展現在工作上,就會照著長官的意志走,循著最高法院的意思判。行為上看似自由,思想上卻被禁錮。尤其人生一路順遂,年輕時就掌握很大的權力,若不能體會庶民的辛苦生活,偵查或判案,就容易少了一份「人味」。掌權不謙卑,傷人不自覺。這是優等生的美麗與哀愁,不是他們自己願意,是人生與生活的經歷。

看著熱絡的婚禮,要祝福他們,希望永遠幸福快樂,保持初衷,帶著熱忱與謙卑,迎向一切順遂或挑戰。也像祝福法律系的學生,後來掌權的司法人員,追尋正義的信念,永保初衷與熱忱謙卑。走一輩子,就像在婚禮許下的諾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