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權律師活動空間正進一步被壓縮

我能夠實實在在的感受到,中國人權律師的日子,一天比一天不好過,壓力一天比一天大,活動的空間,正一步一步被壓縮。近半年以來,中國有多名人權律師被抓捕,如北京浦志強律師、河南常伯陽、姬來松律師、廣東唐荊陵律師等人,他們都是在公益事業、人權案件、社會活動等方面非常活躍的律師。而發生在八月底九月初的兩件事情,更是明白無誤的表現出了這一點。

8月底,由周澤律師、李金星律師和我三人牽頭組織的「小河案兩周年暨冤案申訴研討會」計畫在貴陽舉行。「小河案」是發生在貴州貴陽的一起案件,貴陽企業家黎慶洪等57人被指控構成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等犯罪,因該案存在以重慶打黑為主的波及全國的運動式打黑擴大化、地方政治鬥爭、公權力掠奪民營企業、公安、檢察院報復性抓捕、追訴多名證人、全面的違反刑事訴訟法(有律師總結該案是公安、檢察院、法院違法之集大成者,凡是能夠違反的程序法規定都被違反了)、百餘名律師參與辯護、律師抱團對抗、揭露公檢法違法、庭審時間四十餘天創中國之最等等因素,使得它成為2012年中國最受關注的案件。2013年8月份,「小河案一周年暨有效刑事辯護研討會」在貴陽召開,會議雖然受到了一些干擾,但還算順利的完成了兩天的原定議程。

但是今年不同了。所有的參會人員,每一個人,從到達貴陽開始直到離開貴陽,不管去哪兒,幹什麼,都會有多名秘密員警點對點跟蹤,而且這種跟蹤是一點都不避諱我們的,就是明目張膽的恐嚇和騷擾。

而我們的會議,先後預定了四個酒店的住宿和會場,都被酒店單方面毀約稱不能接待我們,其中有的酒店明確告知我們是貴陽的秘密員警要求他們不得接待我們。我們好不容易找到了第五家酒店,在第二天就要開會的時候,前一天晚上,定好的會議室居然神奇的水管爆裂,整個會議室被淹沒得一片汪洋。

無奈之下,我們參會的近七十名律師(多為較為活躍的人權律師)決定到貴陽的風景名勝黔靈山公園遊覽並露天舉行座談,我們在人山人海的公園內很幸運的找到了只有一條通道進出的臨湖小平台開始了座談。但是剛剛開始沒有多久,就有多名不明身分看似的流氓的人前來大聲吵鬧擾亂。然後,許多穿制服卻沒有帶證件、帶了證件卻沒有穿制服的員警前來,聲稱有人舉報我們非法集會,要檢查我們的身份證,對於這個非法的無理要求,我們當然拒絕。於是更多不明身份看似的流氓的小青年湧入平台(事後知道他們大都是秘密員警),此後,他們對路過民眾誣陷我們在「搞傳銷」(在中國是一種違法犯罪行為),然後,他們開始毆打欲離開平台的與會律師,並且非法抓捕了會務人員小黃(被帶到當地派出所非法拘禁9小時,在14名律師集體絕食抗議、幾十名律師在派出所外要求放人的情況下被釋放)。事後統計有多名律師被毆打受傷、財務損毀。其中一名律師為了擺脫毆打和綁架,從路上縱身跳入湖中逃生,幸好湖水不深,他得以走回平台。他落水的鏡頭第二天登上了香港明報的版面,那個落湯雞一樣的形象,某種程度上就代表了中國人權律師現在的慘樣。

照片/劉凱律師落水

照片/14名律師集體絕食抗議

雖然受到如此嚴重的衝擊,我們的研討會後來還是繼續在那個小平台上進行了整整一下午,完成了原定的議程。

9月5日,北京市司法局擬處罰程海律師停止執業一年的聽證會召開。此前,由我起草共有兩百多名律師、法律人聯名的聲援聲明在網路發佈。聲明內容涉及程海律師被報復性處罰的原因,也反映了中國律師現在的生存環境,故全文抄錄如下:

關於北京市昌平區司法局擬對程海律師處罰一事的律師聯合聲明

北京市昌平區司法局於2014年8月22日告知程海律師,擬對程海律師處以停止執業一年的行政處罰,理由是程海律師在出庭為丁家喜先生辯護時,擾亂庭審秩序,干擾訴訟活動正常進行。

丁家喜先生等人被指控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一案,是一起廣受關注的重大案件,相關事實都早已呈現在公共視野之中,以下事實是明確的:

  1. 丁家喜先生等人被指控犯罪完全是違法公權力對爭取合法權利的公民的迫害;
  2. 審理丁家喜先生等人案件的法院(包括但不限於北京市海澱區法院)在程序上存在多處違法行為,如違法管轄(將同一個案件非法拆分成多個不同的案件交由不同層級的法院審理)、不准辯護律師複製至關重要的視聽資料證據、上級檢察院的檢察員冒充下級檢察院的檢察員出庭公訴、變相不公開審理等等,沒有依法保障被告、辯護人的訴訟權利;
  3. 庭審過程中,程海律師為了爭取正當合法的訴訟權利而離開法庭前往法律監督機構對枉法者進行控告。

在這種情況下,北京市昌平區司法局竟然要以程海律師擾亂法庭秩序為由對其施以停止執業一年的處罰,對此,我們表示嚴重關切,並且聲明如下:

  1. 在法庭審理程序嚴重違法,經過多次努力律師仍然無力阻止違法程序繼續進行時,離開法庭前往法律監督機構控告,這完全是在履行律師的法定職責,是為了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為了捍衛法律正確實施,為了維護社會公平正義。
  2. 鑒於近期全國多地法院多次發生程度不同的剝奪、侵犯被告人、辯護人訴訟權利的惡劣事件,律師如何有效履行法定職責已經成為一個嚴重的問題,北京市昌平區司法局擬對程海律師進行處罰,將進一步加重當事人、律師訴訟權利被剝奪、被侵犯的災難狀況。
  3. 2014年以來,先後有廣東王全平律師被註銷律師執業證、湖南謝陽律師、江蘇程為善律師被不能正常執業,更有多名律師的執業受到各種形式的干擾和壓力,我們對此深表憂慮,並嚴重抗議。
  4. 我們請北京市昌平區司法局收回成命,司法行政部門應當成為保障律師權益的機構,不應恣意對律師做出處罰行為,不能淪為違法者打壓律師的工具。
  5. 依法治國的首要之義是依法治官,只有充分發揮律師的作用,才能有效制約權力被濫用、法律被踐踏,只有律師的作用得到充分發揮,才有可能建設法治國家。

因為程海律師要被處罰一事涉及到每一位人權律師的執業權利和執業安全,所以大家非常關心,想去聽證會現場旁聽,一則表示對程海律師的聲援,二則也瞭解一下相關處罰的情況,以便萬一自己要面對時心裡有底。但是司法局將聽證會的地點放在了離北京的郊區昌平還有十多公里荒郊野外的葡萄園,而且一早大門緊閉、特務林立,除了程海律師和他的兩位聽證代理人得以進門之外,到場想要旁聽的一百餘人全部被擋在外面不准進,而後來據程海律師說他們三人進去以後,發現聽證會場居然已經坐滿了當局安排好的「占坑者」。

聚集在聽證會現場外的欲旁聽而不得的律師們和公民們,大聲齊呼「程海加油!」,有人拉起支持程海律師的標語拍照紀念,於是便招來了大批員警,臨時徵用了幾部大公車,還動用了警用直升機,對圍觀者實施抓捕,還法其名曰強制傳喚。

後來統計,當天共有9名律師(包括我)被非法拘禁14個小時後獲得自由,另有46名公民被非法拘禁24個小時後獲得自由。所謂的聽證會,成了當局的陷阱,聲稱公開聽證,卻不讓進門、肆意抓人,在欲旁聽的律師(其中還有幾名是程海律師的證人——當然他們沒有機會出場為程海律師作證)、公民沒有任何違法的情況下,濫用警力進行抓捕,隨意非法拘禁。

被非法拘禁後,我們9名律師宣佈絕食絕水抗議警方的暴行,被釋放後,我們向北京市檢察院聯名控告北京昌平公安局長及相關警員犯有非法拘禁犯罪,要求追究其刑事責任。雖然知道不會有任何回應,也不會有任何結果,但是除此之外,我們什麼都做不了。我們控告,至少向濫權者表明,我們不服。

我們不服,公民不服從,現實雖然逼仄,但為權利而鬥爭,為民主法治而鬥爭,是我們的命運,我們別無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