膠著中原

秋風初起,麥子青黃時,一路向南。

此去中原鄭州,前往組建律師團,為8月1日被鄭州公安以「非法集會」罪名拘捕的9位公民辯護,9位公民之被拘捕,是因為為先前已被關押在鄭州市第三看守所(下稱鄭州三看)的9位公民爭取被鄭州公安非法剝奪了的與律師會見的權利。

我上一篇文章《大陸律師會見難》中,曾經提到過鄭州案件,該案件被抓捕的11人,除了兩位被取保候審釋放之外,尚有9人被關押,從他們被抓捕,兩個多月過去了,雖然多達幾十名律師數十次要求會見,但均被鄭州公安拒之門外。律師們力爭、投訴、控告、開「檢討會」、甚至給國務院聯名寫信,但都沒有能夠爭取到在偵查階段會見當事人的權利。

鄭州案被抓捕至今關押的9人中,大多是維權律師、維權人士、持不同政見者,他們與律師會見的權利被非法剝奪之事,因為律師們的抗爭,引起了全國範圍的關注。自7月3日起,全國多地數十位公民自發前往關押鄭州案「十君子」(註一)的鄭州三看門外抗議。他們統一穿上印著「十君子」頭像的文化衫,向過往路人散發介紹「十君子」其人其事的宣傳單,打出了「請鄭州當局以鄭州十君子之罪名抓我們入監」、「難道律師見到常伯陽等十人,國家就跨了嗎?」、「鄭州十君子無罪,我們永遠支持你」、「十君子為良心坐牢,我們為十君子絕食」、「在中國大陸的民主鬥士,為了喚醒沉睡的中國人,要麼身陷囹圄、要麼就是在去監獄的路上」、「獨裁專制是中國一切罪惡的根源」、「當法律不再保護正義,抵抗將成為全民義務」、「抗爭才有改變、抗爭才有自由、抗爭才有尊嚴」等標語和橫幅,自7月15日起開始在現場接力絕食抗議。在長達近一個月的抗議過程中,每天都有他們現場(絕食)抗議的照片在網路上大量傳播,在國內外都引起了非常大的迴響,已經形成了一個重大事件。

對於這種現場抗議活動,當局顯然是不能容忍的。鄭州公安於8月1日下午(註二)武力清場,對現場全部抗議公民共40餘人強制傳喚到公安局,隨後宣佈刑事拘留6人,直接逮捕1人,同時前往江蘇無錫抓捕2人,據公安稱抓捕他們的事由是這些公民「非法集會」。

公民們(主要)是因為爭取律師會見權利而被拘捕的,律師們當然不能對此不管。在得知抗議公民被清場抓捕之後,我們一些人權律師商議,即時展開對他們的法律援助。於是人權律師們開始往鄭州集結。

我於8月4日下午趕到鄭州三看,遇見了前兩天被強制清場傳喚後釋放的近十位公民正在前往抓捕和收繳了他們橫幅標語的鄭州市公安局大河路分局要回他們的物品,公民們告訴我,該局局長告訴他們,被抓的抗議公民被關進了鄭州三看,但是公民們當天上午前往查詢準備給被拘留的抗議公民存生活費和衣物時,卻被告知查無此人。於是我決定先去鄭州三看要求會見被拘留的公民,順便查詢一下看人是否確定關押在此,然後再確定下一步行動。但是當天下午,我在鄭州三看接待處查詢的結果是,該看守所電腦系統沒有顯示關押有這些公民,所以我也無法會見。

8月5日早上,坐了一夜火車趕到鄭州的山東張凱律師沒有休息就與我一起到鄭州市公安局大河路分局,我們兩決定先到該局確定案件的辦理機構、被拘留公民被採取的強制措施種類、關押場所、是否化名或者代號關押、所涉案情等情況。大陸公安機構門難進、臉難看、事難辦的老三難不提也罷。接待我們的李姓警員查看並登記了我們的律師證、律師事務所介紹信、委託書後,告訴我們,該局就是本案的辦案機構,但是更多的情況不能再說了,因為我們所持的委託書是當事人本人簽署的,但是其本人已經被關押了,不可能在關押之後出具委託書。我們說委託書是當事人本人在事前就簽好了的,放在朋友處,在其被抓捕之後由其委託的朋友轉交給律師,當然有效,而且公安機構對委託書的審查只限於形式審查,具備形式要件即推定為真實,對其真實性,應當由律師自行負責,如果事後發現律師偽造委託書,律師自當承擔責任。但是該警員堅持要首先核對委託書是當事人本人簽署之後,才確認我們的辯護人身份。這是大陸相關公權機構刁難律師執業的常規套路了,我們見多了,無奈之後的辦法:好,你去核實吧,我就在你這裡等你核實去。

坐等了半個小時之後,接待警員出來明確告訴我們,人就是被關押在鄭州市第三看守所,我們可以去會見(會見其實由專門負責關押的看守所負責,與辦案機構沒有關係,但其二者都是屬於公安系統,又有若干密切聯繫。)

我們到公安分局的目的其實也就只是要辦案機構正式確認人被關在鄭州三看。在得到這位警員的正式答覆之後,我們決定去看守所要求會見。我們去到之後,這回看守所的電腦裡竟然就能夠查到了。但是看守所告訴我們,現在不能會見,因為辦案單位需要連續提審,看守所會在48小時內依法安排,讓我們7日上午再去會見。又是48小時!我甚至都不能說看守所這樣做違法了,因為刑事訴訟法是這樣規定的:「律師要求會見的,應當及時安排,至遲不超過48小時。」我們能有什麼辦法呢?只能枯等。

下午,我們陪同北京朱孝頂律師繼續前往鄭州三看會見十君子之一的賈靈敏(賈是因為為被拆遷者普法得罪鄭州地方政府而被構陷入監,她案件現已移送審查起訴,故可以會見了)。看到有近30位公民身穿統一的印有十君子頭像的文化衫,又來到了鄭州三看門口,列隊,舉標語,拉橫幅,繼續抗議,並且特意在看守所警員下班坐班車離開大門時列隊給那些警員看。公民們在8月1日被清場4天之後,以大無畏的勇氣,以不怕坐牢的絕決,以進監獄為榮的慨然,重返抗議現場了!

有多位著名評論者如此評論公民們的重返抗議現場及鄭州抗議事件:「這或許會成為中國歷史的分水嶺,因為公民們提出了明確的政治訴求,以絕然的勇氣在嚴酷的政治環境下掀開了大陸街頭運動的序幕。」

鄭州三看裡面還關著十君子,為了捍衛十君子的權利而在看守所外面抗議的公民,又被關進去了9個,而更多的公民,正從全國各地趕到鄭州抗議現場。

十君子,會有20位辯護律師;九公民,也會有18位辯護律師。一場捍衛人權法治的戰役,已經在鄭州拉開序幕。能夠置身其中,我深感榮幸。

這真是膠著的中原。鄭州,會成為大陸的美麗島嗎?

2014年8月5日,寫於鄭州


註釋:

  1. 外面的人對該案被關押者的敬稱,實際抓捕12人,取保釋放2人,尚被關押者10人。
  2. 8月1日週五,這個時間是經過精心選擇了的,因為當天是週五下午,公眾輿論關注力減弱,武力清場的輿論影響會降至最低,而且接下來的兩天是週末,律師也無法及時前往提供法律幫助——當然律師去了警方也不會讓律師順利及時的會見上。中國刑事訴訟法規定有個48小時條款:「律師要求會見的,應當及時安排,至遲不得超過48小時」——會讓律師枯等40餘小時才安排會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