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審先判的媒體

蘇案的再審時間長度,因為超過一般人對司法的想像,所以幾乎到了快被遺忘的程度。由於遠離真相這麼多年後再重開再審,其耗費的時間與困難可想而知,所以無論是辯護人還是當事人也都只能摒息以待,不敢操之過急。不過,就在法院等待鑑定報告結果的時刻,我們卻看到了不惜踐踏司法獨立與當事人心情的莽撞媒體。

這家號稱國內銷售量第一的大報用了頭版頭條超大篇幅來處理這則其他所有報紙「獨漏」的話題——蘇案鑑定報告出爐。不但宣稱鑑定結果已經確認造成被害人死亡的刀器不只一把,同時更在第五版以幾乎宣佈破案的口吻大篇幅的報導本鑑定報告如何「讓證據說話」,真兇已經呼之欲出,果然不只王文孝一人,果然就是蘇建和等三人,鑑定結果終於證實真兇並非只有一人云云。

這篇煞有介事的報導不但讓所有讀者幾乎認定本案已經破案,更讓辯護律師們跳腳,何時鑑定報告已經出爐?何時報告宣稱真兇不只一人?結果,就在各方追查下,答案在第二天揭曉:法醫中心正式發出新聞聲明表示,鑑定報告根本尚未製作完成,沒有人,也沒有任何書面顯示本報告已經獲得一致結論。不過這則聲明啟事並未受到該報的青睞,只在他報上出現了小小一角。

我們的質疑是,請問這家號稱擁有最多閱報人口的「堂堂大報」究竟知不知道什麼叫做司法獨立?知不知道審判中不得評論的新聞倫理?明不明白一份尚未出版的司法調查書類不可以也不應該隨意公佈甚至扭曲?而退一萬步,即使如其所言,真的有一份這樣的報告存在,也只能證明「刀器不只一把」而非「真兇不只一人」?而即使真兇真的不只一人,也沒能證明「他們」是誰?這些最最基本的新聞道德與推理邏輯顯然都沒有受到這位報導者的重視,我們只看到該報「獨家宣判」的蘇案的「破案結果」,甚至連刑度是「無期徒刑」都已經被宣判。這究竟是什麼樣的新聞專業?我們甚至不得不起疑,究竟為什麼這家媒體要在判決前處心積慮的影響所有閱報人(可能包括法官)的心證?

作為一個勢單力薄的民間團體,對於媒體一向敬畏,但是面對這樣不具專業水準的媒體演出,我們能不能哀求,我們不認為媒體一定要贊同我們的觀點,但是,保留一個理性討論的空間,保留一點媒體專業的尊嚴,讓我們的司法有空間做出一個獨立正確的判決,這應該不算是一個閱聽人對媒體的奢求吧?!

※ 刊登處:台灣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