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上的傷 胸前的血—大陸刑事辯護律師的一天

照片/開庭中,程海律師在法庭門口被法警及便衣毆打,胸前的衣上隱約可見血跡;全體辯護人退庭抗議。

我們辯護的案件是由大連市中山區法院審理,開庭借用西崗區法院的法庭,共有13名被告人被指控「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起訴書指控的事實就是這些被告人為其他人安裝了衛星接收器,用於接收境外新唐人電視臺,而該電視臺節目的內容為「宣傳『法輪功邪教』、詆毀黨和政府」。這些被告人還有一個共同的地方,就是他們都是「法輪功」的修煉者。

未依合法程序通知開庭

上次,中山法院7月1日下午短信通知7月4日開庭,辯護律師認為此通知違法,沒有按照法律及司法解釋的規定於開庭3日前通知到辯護人,故除了為其中2名被告人作有罪辯護的3名本地律師之外,8名律師和5名親屬辯護人集體拒絕配合其違法開庭。鑒於此,中山法院後來「為了保障被告人的辯護權利」,當日沒有開庭。

此後,中山法院提前10天通知了辯護人,于8月2日繼續開庭。

夜半查房

昨晚,外地辯護律師全部抵達大連,入住解放路錦江之星酒店,晚上11點多,制服員警開始查房,先查了趙永林律師的房間,趙永林律師沒有開門,後又查梁小軍律師房間,梁小軍律師也沒有開門,員警在門外不走了,我和王興律師接在梁小軍律師隔壁的程海律師的電話,下來看看情況,支援梁小軍律師。在梁律師房間門口,我們看到有7、8名制服員警,員警問我們幹什麼,我們問員警幹什麼。此時程海律師出來,要求員警出示證件,有1個協警大聲對程海律師說,你有什麼權利看我們的證件,程海律師馬上對其進行法制教育,另1名員警上前來向程海律師出示了員警證,此時梁小軍律師和郭海躍律師從房間裏出來,趙永林律師和陳建剛律師也到來,梁律師質問員警為什麼三更半夜查房,員警說是抽查,王興律師看了員警手上的抽查名單,名單上沒有我們住的房間,但是趙永林律師、梁小軍律師、程海律師的房間均被敲門要求查房。

程海律師告訴員警,員警沒有法律依據晚上來查房,全國員警的查房都是違法的。梁律師質問員警,為什麼我們上次住別的賓館,開庭前被員警查房,這次又要被查房,而且都是深更半夜來查房?這個過程中,陳建剛律師和趙永林律師用錄影機和手機把雙方的對話進行了全程錄像。

便衣攔截

今天一早,大連市西崗區法院外一如前面幾次開庭,多輛警車、消防車,便衣無數,據目測,週邊便衣人員大概超過200人,「警戒」範圍是法院周邊200米。我們在步行走向法庭的路上,遭到多名便衣男子攔截,要查我們的證件,我們要求對方出示證件,對方開始不願意出示證件,我們說他們不出示證件無權檢查我們的證件,此時有7、8名便衣男子圍住我們,開始推攔我們,後來有1名中年男子出示了員警證,我們告訴他我們是來出庭的律師,此後,這7、8名男子散開。

進入法院時沒有安檢,這是上次通過集體抗爭爭取來的。

審判程式嚴重違法 辯護人當庭抗議

9點鐘開庭,庭上被告人只剩10名,另外3名被告人因身體原因被另案處理。開庭後,公訴人繼續舉證,被告人和辯護人質證。公訴人舉證完畢之後,被告人和辯護人舉證。辯護人出示了多份證據。其中,有4名家屬辯護人要求向法庭出示電腦演示過程,以證明任何一部電腦只要有網路就都可以收看境外電視臺,所以,安裝衛星接收器並不構成犯罪。主持審判員並未允許這4名辯護人當庭出示這一類證據,主持審判員說庭後再安排控辯雙方一起出示這類證據。主持審判員的這一安排遭到辯護人的異議,辯護人認為舉證是辯護人的法定權利,舉證就是應當在開庭的時候進行,庭後舉證沒有法律依據,堅持要求當庭舉證。法庭對此不予理睬,強行推進庭審,直接宣佈法庭調查結束,進入法庭辯論。此時公訴人馬上開始宣讀公訴意見。

此時程海律師提出,他庭前向法庭提出了包括重新鑒定申請(註一)等多份申請,法庭還沒有進行答覆,不能就此結束法庭調查。審判長沒有理睬,要求公訴人繼續發表辯論意見。此時程海律師說法庭至少應當要對我的申請進行一個回覆,你同意還是不同意重新鑒定以及其他申請,你至少都要有一個回覆。審判長要求程海律師遵守法庭秩序,服從審判長指揮。程海律師說審判長你的指揮必須要合法。審判長說已經警告你了,如果你繼續擾亂法庭秩序,就要請法警把你帶離法庭。程海律師說你的審判程式嚴重違法,我現在就要去投訴和控告你。說完站起來,起身準備離開法庭。此時審判長說,請法警把程海律師帶離法庭。

喊聲與悶響

我們看到程海律師走出法庭,出法庭門口,我們即聽到一聲喊聲和幾聲悶響,隨後又傳來一聲撞擊聲。由於上次唐天昊律師就是在這個法庭上、就是在這個法庭門口,被多名法警架住、被便衣毆打,所以我們擔心程海律師的人身安全。

梁小軍律師表示需要出去確認一定程海律師的人身安全,審判長不予理睬,要求公訴人繼續發表辯論意見,律師及家屬辯護人集體抗議,梁小軍律師起身要出去看程海律師,此時多名法警上前來喝令辯護人坐下不准動,梁律師對審判長說我現在需要立即去確認程海律師的人身安全,於是起身要去法庭門外看程海律師的情況。此時,2名法警攔住梁律師的去路,1名法警抓住梁律師的手,把梁律師往辯護席位上強推,此舉再次遭到多名辯護律師和家屬辯護人的抗議,多名辯護律師要求查看確認程海律師的人身安全。此時審判長宣佈休庭。

身上的傷 胸前的血 全體退出法院

我們走出法庭,沒有看到程海律師,我們大聲喊程海律師,後來在一個房間裏找到了程海律師,他的身邊有3個員警貼身站著。程海律師見到我們,告訴我們,他剛才一出法庭就被2個制服員警架住雙手扭住脖子,另1名便衣人員對其進行毆打。我們發現程海律師雙手、脖子上有傷痕,胸前衣上有血跡。

我悲憤難抑。

我們問程海律師被誰毆打了,程海律師當場指認了貼身站在他身邊的2個制服員警,說另外1個打人的便衣跑掉了。被指認的2個員警神態自若,甚至冷笑,對程海律師說,誰打你了,誰打你了,你有什麼證據?

有什麼證據?身上的傷,胸前的血,就是證據。

鑒於這種嚴重情況,鑒於程海律師這已經是第二次被打了,鑒於在這個法庭上,唐天昊律師已經被打過一回了,鑒於因為本案,辯護律師已經是第三次被毆打了,而且是被制服員警毆打,我們全體辯護人認為大連市法院此時已經不具備律師履行辯護職責的基本條件,我們決定全體退出法院。

衝破阻攔

出大門時,有一個制服法官試圖阻攔我們離開法院,他先是閂上了轉門,然後把他自己卡在轉門裏,不讓我們出法院。我們大聲說你憑什麼不讓我們離開法院?後來一起衝破了他的這種阻攔。

法院大門外,儼然戰場。我發現我們被遠遠近近的上百名便衣(有的戴著耳麥)人員包圍著,多人手持攝像機對著我們拍攝,我們回之以對拍。

我們步行離開,包圍圈隨之移動。期間有人請我們留下來溝通。我們認為那種環境下實在已經沒有任何當場溝通的可能,我們再多停留1分鐘,都有可能有不測的事情發生。

離開後,我們和程海律師直接去了大連市檢察院對中山區法院本案合議庭審理違法行為以及員警毆打律師的行為進行投訴和控告。到時,檢察院已經下班了,程海律師當場先手寫了一份控告狀投進檢察院的控告信箱。

中午稍晚些時候,有人給我們打電話,告訴我們,現在大連的形勢非常嚴峻,為了確保律師們的人身安全,請律師們特別是程海律師儘快離開大連,否則,無法保證律師的人身安全。

我們身處在什麼年代?大連是什麼地方?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嗎?

下午,我們去看守所會見了被告人,主審法官梁某某後來也來到看守所,後來,未進行完畢的會見均被直接強行中止。

這就是2013年8月2日的中國,大連,中國刑事辯護律師們的一天。

2013年8月2日,大連

註釋

  1. 這是本案的一個關鍵事實,程律師的重新鑒定申請是對衛星接收器只能接收一個境外電視臺的鑒定,原鑒定機構不具有鑒定資格且鑒定程式違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