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弱勢的人,都值得更好的司法

申訴中心,是司改會第一線接觸民眾的地方。接聽申訴電話、直接面談,我們實際接觸每個遇上司法的人,了解他們在司法中遇到的困境是什麼。

今年三月,在馬來西亞長大的我,開始到司改會任職,有個案件始終在我腦海反覆思索......

Jenny,是一位來自菲律賓的移住勞工。曾經有個美滿家庭的她,近幾年遭遇前夫家暴,也因此與前夫離婚。從那時起,她再也沒有見過她的小孩,取得監護權的前夫,完全拒絕讓她探視小孩。家庭破裂又孤立無援的她,輾轉來到台灣擔任家庭看護,照顧著一位年邁的阿嬤,盡心盡力,不敢稍有偏差,因為,她無法想像當失去這一份工作時,要如何生活下去。

去年二月,阿嬤的兒子,也就是她的雇主,竟然對她伸出魔手!案發後,她恐懼、痛苦,但因為語言與環境的雙重的陌生條件,再加上太擔心自己會失去工作的脆弱處境,以至於不敢離開雇主,第一時間也隱忍沒有報警。加害者似乎看出Jenny的不敢反抗,於是繼續不斷的對她騷擾與性侵犯。瀕臨崩潰的Jenny,終於透過友人協助報警,步入了台灣的司法程序。

但是,承辦這起性侵害案件的檢察官,卻以她沒有積極反抗、大聲呼救、立即報警為由,認為Jenny沒有一般性侵受害人的樣子,便對加害者作出不起訴處分。檢察官在這個個案中,赤裸地展現出性侵迷思與對特定族群的偏見,對她造成了難以抹滅的二度傷害。

司改會接到來自庇護所的申訴,希望能夠檢舉這位檢察官。為了釐清案情,我兩次造訪了Jenny所在的庇護所。第一次與Jenny見面,害羞、無助、英文不好的她,在朋友的轉譯下,以菲律賓方言娓娓道來自己的遭遇。第二次與她見面,我捎來了司改會決議受理檢舉,並提起檢察官評鑑的消息。這一次的對話,沒有轉譯,也沒有多餘的言語,我感受到,她打從內心道出了對我們的深切感激。

Jenny的案件在我內心烙下深刻的痕跡,因為我與她,有著同樣的身份——移住勞工。我很幸運的,沒有語言上的隔閡,但我無法想像,語言完全不通,同時害怕隨時會失去工作而遭遣返的Jenny,在面對警方調查、檢察官偵查的時候,心裡到底會有多麼大的不安與惶恐?她處在一個陌生的環境,面對一個通譯資源貧乏,對外來者又極端不友善的司法環境,受到國家機器無情輾壓。

這個個案,讓我反覆思考「公平審判」、「友善司法」背後的意涵到底是什麼?歧視、偏見,該保障的權利不受保障、該調查的證據不被調查,要人民如何期待這樣的司法是合理、公正的?當檢察官、法官穿起法袍,手上握的,是一個人、一個家庭、甚至一整個移工族群的生活乃至生存。手握大權的檢察官、法官,應該為自己的偌大權力,謹慎且負責。再弱勢的人,都值得更好的司法,我們反省,自詡法治進步的台灣,是否也能夠友善、公正地對待來自異國的朋友?

司改會申訴中心,從2011年成立以來,因為有著熱血的工作人員,以及無數的志工、義務律師的支持,已昂首走過6個年頭。我們從來沒有忘記來自每一個又一個案件申訴人的託付與期許。申訴中心作為司法改革最前線,我們經手、救援、檢舉的案件數以千計,我們對案件永遠充滿熱情,面對強權堅定無所畏,透過一件又一件的個案救援、司法監督,要造就一個更友善、更平等的司法環境,讓公平正義能在每個最弱勢的民眾心中被實現。

若您認同我們的理念與價值,懇請捐款支持司改會,讓申訴中心帶著您的支持,繼續為台灣的司法環境努力!

2017年總統府召開司法改革國是會議,期待建立一個能讓人民有感的司法。從意見徵集、分組討論到總結會議,歷時9個多月的會議暫時落幕,然而會議上通過的多項司改決議,正形塑著未來與你我息息相關的司法面貌。

國是會議各項的決議是一個「開始」,更需要努力「前進」,才能讓人民對司法逐漸有感。我們將持續監督政府,期待政府能夠落實司法改革國是會議決議,讓人民與台灣都能有感向前走!

因爲有你,也希望有你,讓我們司改力十足,一步一腳印地來完成司改藍圖。

  • 時間 2017.11.11(六)11:30
  • 地點 天成大飯店TICC世貿會館3F
  • 地址 台北市信義區信義路5段1號

認購餐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