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皮質盲的複雜、了解陳敬鎧的視障

照片/謝曼莉老師與當事人陳敬鎧

當特殊教育教師要輔導教學視覺障礙學生必須要獲得醫師的診斷報告,像病名、有沒有開刀和做什麼樣的治療等等(當然不只這些)。很重要的我們必須知道生病時的年齡和原因。就拿陳敬鎧來當例子,他視覺障礙的年齡大學三年級又是個從事競技運動的選手,表示他既有的動作能力很好。再來導致他視障的原因是車禍腦傷,且醫師診斷視皮質受損,眼球構造無損傷。這時我們老師要注意他有沒智能障礙、肢體障礙或其他障礙,接下來老師要進行行比較複雜的視皮質損傷者視覺現況的了解,也就是他怎麼看、怎麼看不到。

我們視障教育教師或視障重建相關專業人員培育用到的教科書是這樣教的:『視皮質損傷者會對特定顏色的物體有偏好反應,最常見的顏色偏好為紅色或黃色,但任何顏色都有可能受到特別喜愛。視皮質損傷者會受到移動中或是具有發亮、反光特質表面(看似會移動)的物體吸引,這吸引力強到他只會注意到移動的東西,忽略其他靜止不動的東西。視皮質受損者面對周圍有很多目標物的複雜視覺環境時,很難分類或定位某個符號或物體,這個現象不管在平面或立體情況下階如此。』,還有七種的視皮質損傷者之視覺與行為特徵就略過不在此說明了。我們老師評估這十種的行為特徵目的在了解他有在用視覺嗎?還是用了其他的感官策略在解決?例如聽覺、觸覺等共十一種感官知覺。

當我們老師知道醫師診斷視障學生具有0.02以下的視力值的時候,我們知道這是一位視覺嚴重受損的人。老師有很多的經驗看到視力值0.02以下的視障學生把眼睛貼近距離看字,對字的分辨介於看到跟看清楚之間,也就是還是模糊的。特別是成人後才視障的人他可以用過去對字形和字形特徵的記憶,以及認出筆畫較少的字來推測前面和後面可能的是什麼字。以上是很多視障者常用的閱讀策略。至於拉近距離是指多少的距離?有眼睛貼近紙張十公分,有的人四、五公分因人而異不一定,當然距離也跟紙本上呈現出來字的大小有關係,加上看還有對焦慢的問題,又可能視力模糊、又看到的周邊範圍很小(小視野),這就像我們透過吸管看一個放大超過吸管直徑很大的大字,這時要把整個字看到完整速度也快不了。

再來說光對看的影響。絕大多數的視障者如果在光線不足的狀況下,這個不足對我們來說沒什麼差異,但對他們就差很多,有可能因此就看不到,但是光線需要明亮到什麼程度而能改善因人而異。有些時候光亮程度不是可以控制的,例如一個三房兩廳的房子每個房間、每個區塊明亮程度就不一致,獨居不用顧慮其他家人可能還可以稍稍控制。或是只在個人使用的書桌上還可以控制檯燈的角度和亮度。室外光線跟物體、身體的角度互相影響,有逆光、炫光、反光和折射等等就更複雜了,就需要更多的觀察在何種狀況交互影響下可以看到。

模糊下也是可以寫字。我們老師也會嘗試給同樣的很多醫師開具視力值0.02以下診斷證明的視障者,嘗試看他要怎麼才能寫。如果他還沒有視障前,是個常常需要提筆寫字的人,表示在他腦海裏已經有字的結構記憶,再運用模糊的視力貼近距離,加上對他而言是恰當的光線,再加上對字的結構記憶,以及常寫字的尺寸所需要的運筆的空間記憶,當然加上勤練是有可能把字寫得很好的。也就是重度視障者怎麼讀怎麼寫要顧慮很多條件,不是只有參考視力值。不可諱言,這麼近距離的看和寫,在效率或速度上比一般人需要更多的時間完成。

陳敬鎧現在的眼睛對強烈靠近眼球超過十秒以上照射的光,在一般人都受不了的距離和強光下都沒有閉眼或眨眼。這是一個悲劇,現在我們已經無從了解他當時的視覺現況,幸好有留下當時拍攝的一些影片,我們應該要有更多了解視障者的專家來看這影片,或許可以協助法官釐清一些疑問。

我們視障教育特教老師或視障重建相關專業人員,致力於教導視障者盡可能獨立和社會適應,例如學習跟一般人一樣如何維持端正身體行走,不會因為只用一隻眼睛看,而身體歪斜最終導致脊柱側彎。也就是明眼人要願意來了解我們對視障者如李秉宏律師所說的主觀印象,這些都是事出有因的。我期待重建成功的視障者不會被懷疑他是假的。我們明眼人應該冷靜地想,是不是自己在自己的偏見上打轉而自我蒙蔽了什麼。

謝曼莉老師 2018/3/16

相關文章

法官,視障者不是你所認識的樣子~前手球國手陳敬鎧涉嫌詐盲詐保案提起再審記者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