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參審不應倉促立法,民進黨應懸崖勒馬~靜坐抗議立院臨時會排入國民參審法案第八天

由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台灣陪審團協會等民間團體所組成之「陪審參審一併試行推動大聯盟」,於7月6日下午14點00分在立法院前舉辦「協商陪審不要迴避問題,民進黨出來講清楚」記者會,回應6日上午立法院上午協商的情形。聯盟指出,「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法」草案在立法院臨時會已開始進行朝野協商,民進黨面對民間團體與在野黨有關陪審參審兩制併行的質疑都在逃避與閃躲,故聯盟準備上百顆氣球戳破,代表民進黨的司法改革歕雞胿(吹牛皮)。

民間司改會林永頌董事長提到,本次記者會除邀請三個在野黨總召來說明協商情形外,也同時邀請了民進黨柯建銘總召,對於民進黨黨綱是陪審,2012年在野時也曾提出陪審制的草案,2012和2016年,蔡總統參選時也曾主張參審及陪審,但執政以後卻無理由地表達陪審制不可行而要拋棄陪審制,我們不解的是為何民主的臺灣要和中國的國安法一樣排除陪審,現行已有52個國家實施陪審,並一再進步,我們也將請總召說明。希望民進黨能夠反省,我們主張兩案試行,民進黨一定要三思,對於司法改革的重要法案,不要透過表決的方式,本案並非政治法案,若民進黨強烈要求於臨時會通過陪審制,則顯示民進黨及蔡總統並不了解陪審制;兩週前,蔡總統甚至對我說司法院目前提出的也是陪審制的草案,我告訴她司法院的版本並非陪審制,以及參審核陪審的差別,可惜她似乎並沒有理解,若民進黨執意倉促立法,我們要求公開的電視辯論,讓人民了解參審核陪審的區別,不應倉促立法。

臺灣民眾黨黨團總召賴香伶委員提到,本次民間力量已經進行第八天的靜坐,也是在野黨團總召第四次為了本議題聚集,也呼應主持人說的,本次立法是草率的立法本次立法本次逐條審查,當初我們也反對於臨時會放入這樣重要的法案,但民進黨仍執意排入議程。我們今天逐條審查時,一百多條的條文,保留了三十多條,由於民眾黨將兩案試行的條文排入協商,從第一條逐條審查,到今天保留了近三十條,僅兩條有達成基本共識,整個法案可說沒有任何共識。剛才林董事長也提到,而在立法院第九屆的時候,其實民進黨包含蔡易於在內的許多委員都主張陪審制,現在卻只剩下時代力量提出陪審制,他們無法說服各位,也無法向國人交代;對於兩制併行為何不可行,他們(民進黨團)也說不出理由。今天早上協商時,我們針對第三十七條詢問若備位國民法官出缺,需要補足時,是否需要進行重新審理這個程序?這條舊辯論了兩個小時,他們(民進黨)仍無法說服我們。原因就是我們不希望國民法官因為權威效應受法官影響,無法改變目前由專業領導的情形,我認為即使是這個細節,參審制的設計仍非常不完整,也不尊重國人。這樣的質疑竟被柯總召打臉、戲弄我們,說參審制如何尊重國人,兩制試行不可行,如此傲慢的態度我們在野黨無法接受。整個上午討論到三十七條已無法有共識,到了三十八條,更是無法說服為何試行的部分無法採納陪審,陪審我想大家很清楚,是人民在裡面用民間的感情和思維自己作決定,而不受法院專業者引導的制度。到目前為止,仍無兩制併行的空間,我們非常遺憾,我甚至考慮提出終止協商,我尊重游院長身為主導議事程序的人,應該慎思,不應該繼續於臨時會呼攏地保留,最後用輾壓試表決的方式來完成司法改革的重要法案,我們希望能堅持,不要於臨時會繼續審理。

中國國民黨黨團總召林為洲委員提到,早上協商時,當我們質疑柯總召為何黨綱明是要用陪審,尤其主張內亂外患罪等,柯總召回我那是一時的策略,是要對抗國民黨的策略。我說你的黨綱怎麼可以做為對抗國民黨策略?黨綱是一個黨價值,價值和策略不同。我告訴他你應該趕快把黨綱改掉,黨綱是一個黨的價值,追求台灣民主、人民進入司法、人民參與審判,你竟然可以這樣放掉!第二點,他反對兩案試行的理由,他認為這是拼裝車,一定走不遠,無法實行。各位,今天我們試退一萬步,原來司改會和陪審團協會都是堅持依照民進黨的價值主張陪審制,卻因民進黨堅決反對,甚至不讓時代力量的陪審制有可以在委員會討論的機會,我們退一萬步而主張兩案試行,讓陪審和參審都能試行,再由人民決定。我們如此委屈的求進步,竟然被消遣沒有價值,翻來覆去,被消遣是拼裝車!那我們何不回到陪審制?他們卻又不敢,我們提出多種試行方案,包含同時或先後各三年試行,卻都遭拒絕,下午我們會繼續協商,反對草率通過立法。

時代力量黨團總召邱顯智提到,去年司法院送立院審查的是七年以上之罪,今年竟退步為十年以上之罪,若十年以上才能適用人民參審,則二十萬件中僅有五百件能適用,不到百分之一!司法院祕書長表示臺北地院每年因為這樣的制度,能適用人民參審的有三十九件,他竟表示負擔很大。但三十九件其實每個月也才三件,我們認為這樣的制度設計是一個「不讓人民參與審判」的制度,司法院其實不想要人民參與審判。協商的過程中,我也很難過,因為時力的草案其實並非僅代表時代力量作為一個小黨所提出,而是包含許多律師界的前輩、以及支持陪審制的人民共同努力的成果。而上週五,討論了很久,本來以為把中間討論拿掉,沒有中間討論了,但其實根據司法院秘書長林輝煌的說法,法官仍會把國民法官帶到評議室進行他所謂的中間討論,甚至也沒有限制討論的次數、時間、事項等,如此如何避免權威效應?這樣不信任人民的制度設計,如何能期待人民會信賴司法?也如剛剛賴委員說的,更新審判程序其實刑事訴訟法有規定,最高法院也有判決,司法院卻無法清楚說明。若是參考日本的制度,在備位參審員補位後,將讓備位參審員觀看前面程序的錄影,司法院卻也反對,如此重大審判制度的變革,我們認為應該開誠布公地和包含在座民團內的大家一起討論,希望司法院能夠懸崖勒馬,我們會繼續努力,堅持我們的主張。

中華人權協會高思博提到本次大家不分黨派、立場站出來,認為本次若以目前司法院的版本通過立法,將是個災難。我們希望能夠將本案暫停審理,退回委員會,能夠廣納民意。本案若不退,將是災難,人民將成為為法官背書的工具,或是淪為如中國的人民公審,若是這樣,向蘇建和等人的冤案,要如何平反?希望不要葬送了我們二十年來的努力!謝謝大家。

記者會最後,參與者每人手持汽球用針刺破,代表戳破小英的謊言。

出席代表

林永頌律師/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董事長(召集人)
賴香伶立法委員/臺灣民眾黨黨團總召
林為洲立法委員/中國國民黨黨團總召
邱顯智立法委員/時代力量黨團總召
高思博理事長/中華人權協會理事長

新聞聯絡人

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蕭逸民主任
台灣陪審團協會/林秉權副秘書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