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和習近平一樣

中國已經用「排除陪審制」統一香港和台灣?

中國的人民代表大會和台灣的立法院,最近都在忙相同的事情,而且努力的態度和程度都一樣。港版國安法在中國北京正式公布自2020年6月30日晚上11時開始實施。第四十六條規定,排除陪審制。

民進黨黨團也向中國看齊,務必在最短時間內,達成相同的目標。蔡英文的聲明:一國兩制不可行,是這個意思嗎?當然不要兩制,先用一制,然後水到渠成地統一。這是習近平的目標,似乎也變成蔡英文的目標了。

美中大戰第一回合,看來中國差不多贏了。用成功排除標榜美國價值的陪審制,台灣的民進黨助攻習近平,尤其表現卓著。

為什麼非排除陪審制不可?

為什麼非要排除陪審制?因為習近平想讓他有罪的人,一定必須有罪,陪審員不可控制,萬一都無罪怎麼辦?蔡英文也排除陪審制,為什麼?也怕她想要入罪的人,因為陪審團不能控制而不能入罪,怎麼辦嗎?蔡英文和習近平是一樣的人嗎?

會讓人民無緣無故被消失的習近平,排除陪審制,理所當然!這個推測,在香港和台灣的輿論市場,已經沸騰一個月,毫無意外地成真。但是一個把台灣的民主掛在嘴上,還曉得民主是台灣招牌的總統,人民以為她知道民主才能救台灣的總統,卻與習近平隔海唱和,在同一個時間,在香港民主最脆弱的時刻,儘管香港的法律人一再示警,還是頑強力挺假民主的參審制,勇敢排斥真民主的陪審制,讓台灣瞬間和香港一起,統一在習近平的「排除陪審制」之下。這純粹是巧合嗎?蔡英文不在乎的巧合嗎?

陪審團的定罪率比較低所以人民不可信賴?

據說蔡總統害怕陪審制定罪率比較低,人民會找她算帳。所以她認為台灣人民都相信一進法庭不應該無罪走出法庭嗎?難道比較多的人民獲得無罪判決,是台灣人民不喜歡的?也是蔡總統認為不應該的?否則不是應該像她鼓勵立委努力和人民溝通國民法官法的好處一樣,她自己也努力地跟人民溝通,一旦人民認為無罪率比較高,很正常很正確,為什麼會因為陪審制可能定罪率比職業法官制低而加以反對呢?蔡總統該不會認為,太少臺灣人民吃牢飯,是不好的?最後,如果本來就是無辜而判無罪,請問有甚麼問題?

比較合邏輯的猜測,應該是蔡總統害怕應該有罪卻判無罪,會引起眾怒。但是總統不會親自審理案子,怎麼知道是不是本來就應該有罪,總統也不見得看得懂刑事判決,怎麼知道是不是應該有罪卻判無罪? 如果都不知道,豈不是憑空害怕?總統當然也會和一般人民一樣,因為對某件事無知,而莫名焦慮害怕。但是人民害怕可能不知道如何求知,總統有任何正當理由讓自己維持無知,而後以無知的害怕拒絕正確的決策嗎?

依照司法院的參審版本,如果6個參審員都認為無罪,縱使職業法官3人認為有罪,只能做成無罪判決。也就是說,全體參審員都誤有罪為無罪,這和陪審制中,全體陪審員一致誤有罪為無罪,完全相同。為何參審制可以力挺,而陪審制就必須丟棄?

還是蔡總統認為有那3個職業法官把關,6個參審員比較不致於做出這種一致誤判無罪的決定?可是如果相信職業法官會做正確的把關,他們自己判就好了,哪需要找參審員來礙手礙腳?所以?參審制的確就是要參審員來給法官背書的?那些法官可以和人民對話、柔軟地和人民討論案件、參審員可以提供法官不同視野的說法,都是騙人的甜言蜜語?

不管用這樣的邏輯力挺參審制,是多麼荒謬。看起來蔡總統對改革裁判制度所要求的底線,是定罪率不可以比職業法官制低?這是民進黨立委周春米口口聲聲改革要符合現狀的意思?

無罪率高會得罪檢察官害民進黨敗選?

符合現狀,不是叫做不改革嗎?如果人民對於目前職業法官制的定罪率滿意,怎麼會有司法不信賴度居高不下的現象?蔡總統到底對於民情有沒有一點真切的了解?

是誰告訴蔡總統,採陪審制會無罪率太高,如果無罪率太高,人民會罵她?司法官僚大概沒有告訴蔡總統,俄羅斯實施陪審制,不是因為民意支持而是為了加入歐盟,在無罪率從原來的0.05%提升為20%後,當過陪審員的公民,80%認為司法制度得到改善,政府官員和法官都抱怨陪審團感情用事,但相信陪審團的人民相對比較多。在幾次殺人犯被判無罪而引起社會廣泛爭議的時候,也是法律人背景,甚至連軍事法庭都推動陪審制的普丁總統說過兩段話:「陪審團審判中出現的問題,不在陪審員,而是缺乏訓練有素的檢察官和偵查員。」「這不意味著我們要終止陪審制,相反,我們要改進陪審團運作,大力強化陪審制,保障陪審員獨立性與人身安全。」蔡總統認為,台灣人都相信檢察官的起訴百發百中?都相信檢察官不會製造冤案?

最為人民詬病的司法現象之一,不正是現制中,檢察官和法官對被告容易有系統性的歧視,法官會在法庭上當檢察官的打手,聯合對付被告?在這樣的法庭,人民哪有活口?

而這樣的高定罪率,正好讓人民怨聲載道,蔡總統卻認為是人民歡迎的,所以如果陪審制讓無罪率降低,人民會遷怒蔡總統?

難道一旦遭檢察官起訴,就要被判有罪,在蔡總統的眼裡,才是正常?無罪率高,表示檢察官濫訴,如果認同,會得罪檢察官,下次選舉,專門找民進黨候選人查賄,會讓民進黨敗選?不過民進黨的總統,在司改國是會議之前、當時、之後都不敢違逆檢察官們的意思,檢察官也沒有特別對民進黨參選人查賄,在2018年11月的地方選舉,民進黨還是大敗。反而民進黨的補選立委余天說,就是因為司法改革失敗,所以敗選,倒是獲得許多民眾認同,在韓國瑜聲勢還如日中天、民進黨全黨如喪考妣般氣勢低迷的時候,余天勝選回歸立院。

民進黨可不可以和他們的總統好好確認一下,到底無罪率低是人民討厭的,還是檢察官討厭的?

需要澄清的無罪率問題

到底所謂的無罪率高是甚麼意思?實證資料顯示,陪審團的定罪率比職業法官制的定罪率低,因為職業法官和檢察官經常面對犯罪人,而且因為他們的職業倫理要求比較嚴謹地面對社會交往關係,如果沒有特別自我警惕,難免淪於生活經驗貧乏、視野狹隘,對被告容易有系統性的歧視。前不久殺警犯鄭再由遭判無罪,引起一股由檢察官鼓動的社會騷動,有些名嘴附和的假精神病患說,就是一種系統性歧視的現象。因為命案發生時,被害人是一個年輕盡責孝順的警察,而殺人犯在媒體的形象,是一個高壯、衝動、粗魯、敵視警察的工人。媒體的喧嘩弄成好像整個社會都高度不滿,連掌握最高行政權的法律人總統、行政院長都做出錯誤的政治判斷,瞬間理盲到對一個有著悲慘生命故事、沒有被社會安全網接住的人,表達極為不適當又傷害司法的言論。

反觀陪審員來自社會各個階層、各種生活背景、不同專業領域,所有陪審員加起來的生命經驗比個別法官和檢察官豐富,而且因為一輩子擔任陪審員的次數不會太多,不至於產生慣性疲乏,面對事實真相和被告,可以期待有比較寬廣、比較準確的觀照和解讀能力。比起獨任或三五人合議的職業法官,可以期待更有能力監督證據的檢驗程序,更容易看穿檢察官所提出證據的狹隘和偏執。而其中還有一個重要的心理因素,會加強監督效果。陪審員會擔心草率的證據有一天會用到自己身上,法官和檢察官比較不會擔心自己可能站在法庭的被告席。對於陪審團的定罪率普遍比職業法官低,但不是偏誤而不可信賴的原因分析,是可以經過實證科學驗證的,不是直覺。

拿無罪率反對陪審制,對一般人民沒有說服力,遑論對知識份子,甚至對法律人? 如果法律人拿無罪率當藉口,反對陪審制,實在有損法律人的專業形象。(大白話就是,法律唸到哪裡去了?)

不相信民主的蔡英文和習近平一樣

如果本來就是無辜,判決無罪,除了習近平們,應該沒有人會反對。蔡總統聽到陪審制無罪率可能比較高,就直覺地感到害怕,不管是因為被司法官僚矇騙,還是出於自己的欠缺思考,都讓人對她的決策判斷不能信服。而隨便拖善良的台灣人民下水,更顯示蔡總統根本不真正知道台灣人民在想甚麼。

港版國安法排除陪審制,就是因為代表人民良心的陪審員比較不好控制,職業法官或有職業法官參與的參審庭,都比較容易控制。過去一段時間,台灣的法官甚至在檢察官的煽動之下,經常動不動對外高聲捍衛審判獨立,其實最能有效干預審判獨立的力量,都來自體制內部。法官對外,只要不語,誰也拿他們沒法子。面對外力,他們就像林輝煌秘書長所說,法官沒有那麼脆弱(這是在媒體上面看到,他過去兩個多月以來,唯一一次妥當的發言)。有些人為了討好法官,把法官當幼幼班,說審判獨立很脆弱,法官們哪裡看不懂這種阿諛諂媚之詞,他們心知肚明,他們是面對體制內部的利誘,才會很脆弱。

再問一遍,蔡英文和習近平是一樣的人嗎?看起來至少他們看法一致,陪審團不好控制,職業法官和有職業法官參與的參審法庭,比較好控制。他們想的一樣,都是要以行政權控制司法。基本態度因此也一樣:不尊重權力分立,不相信民主!

※ 原文刊於2020-07-04 風傳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