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見,只是因為你蒙了眼…

圖/林文蔚 Ewam Lin

當一位監所人員痛苦地跟你說,他曾經親眼看過一位受刑人被另一位受刑人強姦,但自己當下很害怕,什麼都不敢做,也從來沒有跟監所舉發,你相信嗎?當一位監所人員以半開玩笑的方式跟你說,在監獄裡有學長覺得某位受刑人「很機車」,如果又沒有親人會來看他,學長就會在戒護受刑人的過程中,在攝影機拍不到的死角毆打這個人,你相信嗎?

好,不談監所人員怎麼說。當一位更生人跟你說,他因為與監所人員起衝突,而在監獄的隔離房被固定四肢關節,長時間的固定讓他痛到尿出來,所以他還被包了尿片。但是因為時間久了,他也不知道要怎麼跟你證明,確實發生過這樣的情節。

好,這一些都是聽說,都是傳聞,都沒辦法證明是「真的」。直到台北監獄林偉孝死了,我們開始看到「為什麼沒辦法證明」是真的。林偉孝因為被監方認定擾亂秩序,上了戒具、長時間固定姿勢,之後突然死亡。而戒具、固定保護的施用,依法通通要在施用時作紀錄而且相關人員還要簽名,但通通都沒有。假使林偉孝沒死,咬牙撐過去,出監後要控訴監所人員對他施加酷刑,請問會有證據留下來嗎?會有人承認嗎?

永遠只能是故事

今年初,監所管理員林文蔚畫出了監獄中受刑人因不聽話而被管理員電擊的事,而被記了兩次申誡,理由是「引用不實傳聞,誤導讀者對所述管教方式信以為真,影響矯正機關聲譽,言行不檢」。事實上,如果稍微了解監所狀況的人就會知道,他畫中的內容恐怕沒辦法證明為真,也沒辦法證明為假。相關人員不見得會承認,受暴者也不見得敢講。縱使受暴者講了,請問那又可以證明是真的嗎?時間久了沒監視器畫面,而且假使施暴確實是在死角,那監視器畫面也不見得可以看出個所以然。

因為監所不透明,因為監所內的權力關係,讓許多心痛的故事注定永遠只能是故事。這些故事多的不得了,甚至隨便上網查一下都有。不知道監所長官們有看過嗎?

正視故事中的問題

從監所長官的角度來看,這些故事都是在傷害矯正機關的聲譽。但是我認為,長遠來看正是這些故事的流傳,才真正地維護了矯正機關的聲譽。固然這些故事不見得能證明為真,但是其中都涉及了監所改革重要的問題:獨居、酷刑、監視器死角中可能出現施暴、電擊棒的管理、基層監所人員面臨的難題…。

特別我要提的是基層監所人員面臨的難題。監所長官表示,因為要懲處違法使用電擊棒的監所管理員,所以要林文蔚講到底這個人是誰。但是懲罰真的能解決問題嗎?是不是反而應該思考,基層監所人員是不是有什麼困境,是不是面臨了過大的壓力,改變基層的一些執勤實務作法,是不是更能協助到基層和受刑人?懲罰是不是只是把一切體制的問題都歸究給個人,讓個人承受更大、更承受不了的壓力?

如果能夠正視這些故事中所突顯的問題,好好解決,並且讓社會大眾了解為什麼事情不可能是故事所描述的那樣,自然這些故事就沒有繼續流傳的空間。如此一來監所才能越來越好,聲譽也自然越來越佳。

裝睡的人叫不醒

但偏偏監所長官們並不這麼想,明明心痛的故事那麼多,但他們只想蒙住自己的眼,只想堵住說故事的人的嘴。

監所管理員林文蔚針對兩次申誡向監所提出申訴,申訴已經被駁掉了,目前正在進行再申訴。林文蔚的律師在申訴理由中,花了很大的篇幅,說明為什麼基於言論自由,記兩支申誡是有問題的,但是監所完全沒有針對這一點作回應。我們擔心再申訴的結果還是會這樣:完全不去看,說故事本身對於監所改革是多麼重要,所以這樣的言論自由是多麼需要保護;而還是繼續圍繞在,林文蔚能不能證明他畫中的內容是真的。

因此民間司改會、台權會、監所關注小組、台大公法中心才會合辦了一場論壇「公務員懲處處分的司法審查標準:以公務員的言論自由為中心—從林文蔚案談起」。我們誠心誠意地希望邀請大家一起來參與、一起來關心這個議題,讓林文蔚,或是類似林文蔚這樣體制內的吹哨者,有更多說出改革之故事的可能!


公務員懲處處分的司法審查標準
以公務員的言論自由為中心—從林文蔚案談起

參與論壇

圖/林文蔚 Ewam 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