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務部掐死自己小孩

掐,是一種在脖子上施壓的行為,由於會引發腦部持續性的缺氧狀態,最終將導致昏迷或死亡。維基百科的解說。脖子,是人體的重要部位,氣管和血管必經之處。腦部,更是人類最重要的器官,需要血液,運送氧氣,提供養份。大腦衰敗,輕則癱瘓成植物人,重則腦死,是一種被定義的死亡狀態。正常的父母,不會想掐死自己的小孩。想掐死自己小孩,通常是父母不太正常。也有可能,就是小孩不得人疼,不斷惹怒父母。尤其,當小孩會危害到父母的生存時,這種悲劇容易產生。

誰會危害到法務部的生存?誰是那個不討喜的小孩?大概就是2012年1月6日開始設置運作的「檢察官評鑑委員會」。檢評會「寄生」在法務部裡面,正如同檢察官「寄生」在《法官法》裡面一般,並不討喜,仍得賴活。而檢評會分享法務部的權力,可以修理檢察官。可以讓人當不成檢察官,最嚴重,還可以從根剝奪公務員的資格。

檢評會就是異形

檢評會有11個人,只有3個是檢察官自己人,其他8個都算外人。在法務部眼中,這根本就是「異形」。莫名在外太空懷胎,偷渡到地球肆虐。兩年多來,法務部就是不斷上演「剷除異形」的電影。想要發現檢評會的死穴,點一下就讓它醒不過來。或是設法找出它的咽喉,掐到腦死或癱瘓。多方嘗試。

不給專職的人力,剝奪養份。檢評會的委員都是兼職,一次出席二千,誘因不高。通常一個月開一次會,容易疏離。沒有強大的幕僚,明眼人一看即知,戰力薄弱,根本就長不大。奄奄一息,幾乎窒息。法務部根本不在意。

甚至落井下石,自行頒佈內部法規,鎖喉、綁手、綑腳,動彈不得。主席由部長指定,只能由檢察官擔任(據聞下屆將修改)。主席由自家人把持,不正是為了降低火力,方便「損害控管」?又把檢評會搞成「不告不理」,還極度限縮調查的範圍,比小媳婦還小媳婦,畏畏縮縮。

更扯的是,戳盲它的眼睛、弄聾它的耳朵。在調查時,如果「不小心」看到檢舉人沒有提到的部份,哪怕檢察官是如何的明顯違法,也要一概跳過、略過、讓它過。這也未免太瞎,檢舉人又不能調查,只能大概知道、又怎能全部知道證據在哪裡?檢舉人不知道,當然就沒提到,檢評會就自欺欺人,閉眼瞎忙路過,說出來真的不怕笑死人?

於是,在姥姥不疼、舅舅不愛、還得寄人籬下的情況下,檢評會就快變成「來不及長大的孩子」。審查後移送檢察官的比率,直線下降,去年更是只有6%。今年度,更是拒絕任何的協助,放棄治療。

管制外部的請求評鑑機關,資格是每三年自動失效,要的話,必須重新驗證。那也就算了,現在更是變本加厲,要幫忙聽打錄音譯文,拒絕。要請求閱覽卷宗,不准。要請求到會說明,反對。完全是關起門來辦案,頗有檢察機關秘密辦案的風格。完全不透明,就是黑箱。

法務部有意且刻意,就是要讓它變黑、缺氧氣、無養份、沒行動能力、成不了氣侯,構不成威脅。縱算還讓呼吸,也是被定義的死亡狀態。

本來不是長這樣

現在的這種光景再度印證,當初若不是白玫瑰運動和司法官集體貪瀆,法務部是抵死不想生這個小孩。當初立法通過時長這樣,已經是先天不良。就民間法案版本的原初期待,是希望人民自己就可以去申訴不良的檢察官,不必再曲曲折折,繞道到律師公會或民間的團體。

如果是開放給人民,就不可能像現在這樣,小小的運作。以我國司法受人民「信賴」的程度,相信申訴案會如滔滔江水、綿延不絕。一定要有相當的規模,才能撐得起一波波的司法民怨。如此,也就不可能讓法務部隻手遮天,太容易就能掐死自己的小孩。

當然,批評了那麼多,法務部一定非常不服氣。但別忘了,檢評會還有一個孿生兄弟叫法評會,被司法院養著。雖然也系出同門,都先天不良,但人家司法院至少算是有盡心力,多少給點養份,自我勉力成長。

要說嘴,等到條件都和人家相同了,再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