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徐自強案有罪宣判聲明

對於徐自強仍被判決有罪的結果,我們感到相當遺憾。本案纏訟至今超過14年,此次更六審的審理期間也逾4年;而徐本人遭羈押超過13年,比蘇建和等三人還要久!如同許多纏訟經年的案件,檢方並無徐涉案的確實證據,法院卻仍允許他被長期羈押,飽受司法程序折磨。

民國84年大直一位房地產業者遭綁架後殺害。84年9月25日警方在桃園逮捕嫌疑人黃春棋,黃春棋供稱有兩名共犯徐自強、陳憶隆;隔年6月,徐自強在律師陪同下,向士林地方法院投案,並被判處死刑。

然而本案疑點重重,自85年進入高院後,本案在最高法院與高院間來來回回,原因即在於審理過程當中瑕疵不斷,黃、陳二人的自白也多有前後矛盾之處,法院竟採用這樣的自白當做徐為共犯的證詞;且判決書中藉由共同被告自白所認定的事實,並沒有經過詳細調查,也沒有提出確實的證據證明徐自強的涉案。爾後監察院發佈的調查報告,直指徐自強案中法院的粗率以及未盡調查之責;而大法官釋字第582號解釋,更直接指明共同被告的自白必須經過證人詰問程序(對質),並言明自白不能當成有罪認定的唯一證據。

共同被告的瑕疵自白,仍是徐有罪的唯一證據,法院對大法官釋字582號置若罔聞

本案先有監察院的調查報告,後有釋字第582號解釋,都直接間接認定了本案審判程序的瑕疵,為何本次更審高院仍視此二者為無物,未能跳脫出原判決的窠臼,甚至以黃、陳二人對於律師團聲請對質詰問,均拒絕回答之證詞,作為徐有罪判決的基礎!為何法院不敢基於刑事訴訟法規定無罪推定原則的精神,還給徐一個清白?

「妥速審判法」只會讓徐自強「死得更快」

司法院依據立法院批准的「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之規定,積極推動「妥速審判法」,我們卻在徐案中再次看到「司法無邊」─永遠審不完;尤有甚者,依據官方版的妥速審判法,並不允許以事實未查明為理由,上訴最高法院;而事隔十數年,真相已難以還原的本案,上訴之後,被駁回定讞的可能性相當高,徐自強將再度面臨死刑的執行。不能還冤案被告一個清白的妥速審判法,結果將只是把一件延宕十數年的積案草率地清除,好讓法院不再需要面對本案。這樣的妥速審判法,要來何用?

不論是蘇建和、邱和順或是徐自強,我們看到的是,因偵查階段的粗糙而於審判程序中堅持自己清白的被告,只能繼續陷溺在不知何時結束的程序漩渦中載浮載沈,而法官和檢察官卻只是冷眼旁觀。無法了解人民疾苦的司法,如何得到人民的信賴!

所有關心本案的民間社團今天聚集在此,除了表達對於無能司法的憤怒與不耐外,也要向社會大眾宣示,我們將極盡所能匯聚所有力量救援徐案,直到獲得一個符合公平正義的判決為止!